第627章 一剑斩破生死途,人间谁配我回头?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627章 一剑斩破生死途,人间谁配我回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27章 一剑斩破生死途,人间谁配我回头?

  第627章一剑斩破生死途,人间谁配我回头?

  在形如鬼蜮的枫林城域外,向前久久沉默。

  他终于明白,姜望为什么带他来这里了。

  这是揭开自己的伤疤,坦露那血淋淋的痛苦给他看。让他明白,这世上绝望的境遇不止他有,不止他经历过。

  他曾凝视深渊,有人却在深渊里。

  当他就此止步,自我沉沦的时候。

  而有人,依然选择向前。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师父是他的神,是他的信仰,也是他的依靠。

  当那一战仓促结束,试剑天下、洞真无敌的师父,死在他面前。

  他的神祇陨落,他的天穹倒塌。

  他也从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剑修,从此一蹶不振,颓废到如今。

  辗转过一些地方,经历过一些人和事,他无法被感动,也不能被理解。他始终丧气地面对一切。不对这个世界抱有任何期待,得过且过地混沌着。

  “人生没有意义。”、“再怎么努力也无用。”

  这些话,是他的口头禅。是他的呓语,也是他的魔障。

  遇到姜望是一件偶然的事情,起先他只是懒得挪步,才选择留在矿区。

  他承认,守卫青羊镇那一战让他燃起了久违的激动;他承认,胡栓子的死,让他看到了什么叫徒劳却甘愿的努力;他承认,那个想吃鸡蛋的小男孩,让他突然愿意承担一点责任。

  他承认姜望是个非常努力的修行者,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少年人。

  但那些,也只能停留一个短暂的瞬间。

  他一直觉得。姜望之所以能够那样努力,只是因为没有认识到人生的边界在哪里。努力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姜望之所以能够那样执着,只是因为还没见识过真正的绝望。

  他羡慕那种少年心气,但也只是羡慕而已。

  然而……

  眼前这一大片半陷幽冥的地域,在清清楚楚的告诉他——这个世界上遭遇绝望的人不止你向前一个。

  这里是姜望的家乡,他生于斯长于斯生活于斯。

  可以说姜望之前的所有人生,都埋葬在这里。而他背负如此沉重的一切,却依旧直脊挺胸,坚定前行。

  说起“绝望”这个词。

  姜望要面对的是一个崛起中的国家。是一个坐拥两大神临强者,还有一位洞真国主的庞大势力。

  而那个时候的姜望,才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寿元有亏,境止周天,没有名师,没有传承……任谁来看,能够看得到希望?

  可姜望从未放弃,只身一人远赴万里,背井离乡闯荡。一人一剑,一路跋涉至今。

  他向前呢?

  他手握飞剑时代绝巅剑术,他拥有举世无双的飞剑,师父临死之前,更是把一生所学,尽数封入他识海。

  在那段试剑天下的日子里,师父带着他见识了千山万水,见识了无数种奇功异法。培养他的眼界,提升他的格局,可以说是不遗余力的培养。

  相较于姜望,他拥有如此之多,他明明有更多的可能性……

  但他却选择了放弃!

  站在这人间鬼域之前,耳边仿佛又听到了师父的声音,那个他不敢回忆,却一次次出现在梦中的声音。

  “唯我剑道,有进无退。天上地下,唯我无敌!向前,记住你的名字!”

  那时候他是怎么回答的,后来又怎么忘记了呢?

  “嘿嘿,一剑斩破生死途,人间谁配我回头?师父,您瞧好了。不出一百年,我当在绝巅!”

  到底是那个神魔般的男人太强大,还是他的理想,本就痴妄,他的剑心,本就脆弱!

  无知无觉间,向前已泪流满面!

  守卫青羊镇的时候,他是想要站起来的。胡栓子死的时候,他是愿意展露锋芒的。那个小男孩说想吃鸡蛋的时候,他的飞剑曾在啸鸣!

  可是因为什么,让他迈步却又止步,往前却又踟躇?

  他毫无征兆地转过身,忽然对姜望深深一躬:“姜望,我要感谢你。同时以真诚和卑劣感谢你。你让我认清了我自己。你让我看到,我一直以来是在怎样逃避退缩。你站在我面前,我的灵魂自惭形秽。你像一面镜子,照见了我的软弱。”

  姜望没有避让,只是看着他道:“所以你想好你的未来了吗?”

  向前直起身,又躺下来,像一颗被伐倒的树,就直挺挺地躺在生灵碑前:“让我在这里睡一觉,醒来之后或许就有答案。”

  姜望没有问为什么,他知道向前沉沦那么久,需要一段足够私密的时间来自省,梳理过去,而后重新出发。

  他只点了点头,便径自转身。

  这里是枫林城故域,也被人们称为“枫林鬼蜮”。等闲不会有人过来,向前睡在这里,轻易不会被打扰。

  而正好,他也有一个地方想去。

  距离“枫林鬼蜮”最近的两个城域,一曰三山,一曰望江。一个在枫林城的东南方,一个在西南方。

  三山城和望江城姜望都去过,在三山城有一些朋友,在望江城有一些敌人。

  但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大概都不会知道他还活着。

  无论他在齐国有多么风光,这里毕竟是西方之域。人们大多只关心那些天下闻名的绝顶强者,而很少关心局限于哪一地的天才。

  毕竟天才,不总是都能成长起来。

  离开刻满了丑陋的生灵碑,和已经沉沉睡去的向前,姜望独自向西南而行。

  他没有选择去三山城看看老朋友,但去望江城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敌人。

  他的内府早已成就,却没有刻印瞬发道术。八音焰雀和爆鸣焰雀是他自己创造,不必占用这个位置,也能够及时应用于战斗。而匹配内府境修为的甲等中品道术,没有那么容易获得。

  姜望的打算,是用有潜力的道术,耗用大量的功,在演道台进行推演。

  而在望江城,有一门他印象非常深刻的道术,名为朽木决。

  当初在三城论道的战斗中,望江城道院一个叫傅抱松的青年,倚仗此术,与林正仁对决。

  这门道术只有乙等上品,但却在战斗中破了林正仁甲等下品的青蟒绞,无疑具有非常优秀的潜力。

  姜望其实那时候就对这门道术起了兴趣,后来还问过道院教习,什么时候能学习这门朽木决。却被告知,这门道术是望江城道院院长的独门秘术。因而只能作罢。

  但现在,姜望已经不是道院中人。

  他不必遵循道院规则,于庄庭也只有恨。

  因而想,试着去要一要。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