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自得其乐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671章 自得其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71章 自得其乐

  第671章自得其乐

  见得姜望转过身来,杜如晦很是平静,仍然继续着他的话语:“庄雍两国向有渊源,同气连枝,偶有一些小摩擦罢了,打不起来的。你觉得呢?”

  姜望想象过无数次自己见到杜如晦的样子,但没有任何一种情况,是现在这般。

  这样毫无准备的遇见,这样近,这样突然。

  他竭力让自己更平静、更淡然,强行镇压心里的惊涛骇浪,反问道:“老丈是在问我吗?”

  杜如晦笑了笑,他的笑容很和煦,亲切得像家里的长辈:“除了你我,这里还有旁人吗?”

  “如果是问我的话……我不知道。”姜望摇摇头:“庄雍两国打不打得起来,我并不关心。相较之下,我更关心祁昌山脉里的妖兽,更关心开脉丹。”

  “是吗?”杜如晦看着他:“我看你修为不俗,又在这里久久停驻。还以为你很关心庄雍之间的矛盾呢。”

  “老丈说笑了。我只是随便看看。”

  杜如晦闲聊了两句,突然道:“你代表谁来察看此地形势?”

  姜望苦着脸:“老丈,我真不知您要问什么。您看我这么年纪轻轻,说是个孩子也不为过,能代表谁?”

  “那我换个问题。”杜如晦不为所动,继续逼视着他:“小兄弟从哪里来?”

  姜望知道这是此番问话的关键。

  别看这位老人现在如此和煦,如此温和,一旦被他判定为庄国的威胁,下起手来绝不会留情。

  “凌霄阁。”

  姜望惜字如金。在杜如晦这样的人面前,在不得不回应的情况下,还是少说少错。

  杜如晦微微仰了一下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姜望注意到,杜如晦负在身后的手松开了。也说不定,这一点是故意让他注意到的。

  “迟云山?”杜如晦问。

  迟云山大概很多人都知道,但没几个人知道迟云山里有什么。在杜如晦这样的存在面前,单就迟云山与凌霄阁的隐秘联系,应该并不是秘密。

  姜望心念转动,认真说道:“的确与此有关。”

  他的眼睛清澈、温和,而又坚定,看起来很值得信任。一丁点的仇恨都没有泄露出来,好像是真的对杜如晦很陌生。

  杜如晦似笑非笑:“说起来,老夫还真是很好奇,这么多年来,叶凌霄严防死守的秘密,到底是什么。”

  “在下恐怕不方便说。”姜望躬身礼道:“请您见谅。”

  “没关系,保守秘密是优秀的品质。”杜如晦很有气度:“老夫与叶凌霄多年未见,正好要去一趟凌霄阁,不妨同行?”

  姜望知道,杜如晦这是要看看他是否真的从凌霄阁而来,名为同行,实为押送。倘若他被证明与凌霄阁无关,那么下方这茫茫青山,恐怕随时要埋白骨。

  心中已是紧张到了极点,面上却依旧平缓:“长者命,不敢辞。”

  “你好像有些紧张?”杜如晦问。

  姜望苦笑一声:“在您这样的强者面前,我很难不紧张。”

  杜如晦不置可否:“许久未去凌霄阁,还请小兄弟前方带路。”

  姜望松了一口气,转身疾飞。

  在杜如晦面前,他绝对没有逃跑的机会。更没有反抗的余地。他现在只庆幸他没有随便说一个地方。

  从凌霄阁而来,毕竟不算谎言。

  自祁昌山脉飞回云国,一路上杜如晦偶尔也说几句话,但都没什么重点,好像一个普通的孤独老人,随意找人闲聊罢了。

  姜望不敢判断,更不敢大意。牢牢把握惜字如金的方针,能不多说绝不多说,能含糊过去的都含糊过去,就这样艰难地捱到了抱雪山。

  云国的首都,美丽的云城,就坐落于此山之上。

  大概是因为杜如晦的缘故,他们还未靠近,就见云海翻涌,叶凌霄踏云而出。

  他扫了一眼姜望,便看向杜如晦:“堂堂庄庭国相,怎么有空来小宗拜访?”

  杜如晦含笑道:“听闻凌霄阁主堪破洞真,小老儿特来恭贺。”

  双方都表现得很礼貌,互相抬高。

  “若真为此事而来,你的消息未免太不灵通。”叶凌霄笑道。

  “庄国势小力微,自然不及凌霄阁这等大宗消息灵通。”杜如晦瞧了姜望一眼,话里有话:“你们对我庄国的国事,都了如指掌呢。”

  “哦?这话怎么说?”

  “除了欢喜,别无它意。”杜如晦笑容满面:“贵宗这等天赋极佳的门人,也派出来关注庄国国事,实在是令小老儿感到荣幸。”

  叶凌霄瞥了一眼姜望,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也并不揭穿,只道:“怎么,我凌霄阁的人不允许经行庄国吗?”

  “自然不是。”杜如晦摇摇头,有叶凌霄这一句话,他便不必再拿姜望当贼看。

  更不至于为此得罪叶凌霄。

  他是知晓叶凌霄脾气的,直接将这事略过,叹道:“经年未见,你我终究是生疏了。”

  叶凌霄冷笑:“忙着除魔卫道之外,还不忘引导欧阳烈来干扰我破境,杜老,咱们怎能不生疏?”

  杜如晦叹了口气:“老夫如果说自己全不知情,想来你也是不肯信的。”

  “有些事情,不是肯不肯,而是能不能。”叶凌霄看着他:“还记得这句话吗?”

  两位大人物之间似乎有故事。姜望紧紧抿嘴,冷静旁观,一言不发。

  杜如晦沉默片刻:“不管怎么说,你能堪破洞真,我真的很为你高兴。”

  看着他明明是金躯玉髓,不坏之身,却有些老态难掩的样子,叶凌霄收敛了气质里尖锐的部分,说道:“庄国耽误了你。”

  两人同样穿白,杜如晦白袍,叶凌霄白衣。一个老态难掩,目有疲色,一个丰神俊朗,飘然出尘。

  但杜如晦却笑得很坦然:“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叶凌霄屈指一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尾游鱼腾跃而出,飞到高空此处,直挺挺地落在他面前。鱼鳞脱落、内脏消失……

  他扭头对姜望道:“能不能有点眼力见?”

  姜望这才从看戏的状态脱出,意识到自己也是戏台上一员。识趣地弹出一团普通火焰,小心炙烤起这条被剥洗干净的鱼来。

  叶凌霄再看向杜如晦,笑容就真诚多了:“我不是这条鱼,但我想它此刻肯定不快乐。你觉得呢?”

  对于叶凌霄的恶趣味挑衅,杜如晦毫无恼意,只道——

  “我自得其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