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画眉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723章 画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23章 画眉

  第723章画眉

  “听这一曲,已经足够。”

  庄承乾在无尽黑暗里,轻轻地说。

  “我没有更多时间可以陪你了。”

  他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竟然无比温柔。

  但他收回视线的这一下,又果决非常。

  视线收回的同时,那歌唱的背影便已消失,连同垂柳,连同光。

  “这个世界……有趣。”

  庄承乾淡声说道,此时的声音已经冷漠。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沉陷,放任自己在问心劫中,只不过贪恋片刻温柔!

  而现在他一步踏出。

  无尽黑暗开始倒退,似乎恐惧于他的威势。

  天地光明,四野空阔。

  镜中世界的那个女声并没有再出现。

  因为庄承乾并没有真正度过问心劫。

  但是他将问心劫打破!

  ……

  通天宫内。

  长相思剑灵剑斩冥烛,而冥烛烛光幽幽,倏忽左右。双方一追一逃,在这古朴高阔的通天宫里上下翻腾。

  冥烛并不还击,但剑灵好像也很难将其彻底斩灭。

  在某个瞬间,姜望的神魂本源回归通天宫内,一把握住了剑灵,直接便是一剑老将迟暮,异常果决,直取冥烛!

  他借红妆镜之力夺得先机,正是要斩破庄承乾的栖身之宝,奠定胜势。

  度过问心劫的姜望,神魂已是前所未有的强大。

  一剑在手,颇有无物不斩的威势。又借助通天宫的力量强行压制。

  那灵动非常的冥烛竟一时被逼住,左右难逃。

  而长剑已至!

  就在这个时候,烛光摇晃,一只手探将出来,直直捏向剑灵。

  庄承乾亦回归!

  问心劫根本没能拦住他。不同于姜望的误打误撞,他从头到尾就看穿了问心劫,之所以一度迷失,只是因为他不想那么快醒来罢了。

  明知那是一场幻梦,他也愿意一梦。

  面对庄承乾突然探出的大手,姜望果断收剑后撤。

  庄承乾既然及时回归,击破冥烛便已经不可能。

  诚然度过问心劫,让姜望的神魂再一次强化,拉近了与庄承乾的距离。但姜望仍然不认为,自己能是庄承乾的对手。

  计划不成,就果断放弃。

  现在不是拼死的时候。还有机会!

  他要做的是拖延时间,继续寻求变数。

  而庄承乾当然不肯再拖延,直接本相显化,踏空而落,一巴掌当头盖下,如天穹垮塌。

  面对这威势恐怖的一巴掌,姜望几乎有通天宫都已经垮塌的错觉。仿佛下一刻,他就要被碾为飞灰。

  避无可避,让无可让。

  姜望于是向前,姜望于是挥剑。

  那就不避不让,生死相向!

  就在这一刻,惊变发生。

  姜望肉身正在琉璃棺旁。

  而琉璃棺内,锁链忽然崩断,金符化为飞灰。

  入魔的宋婉溪一跃而起,充塞疯狂的美眸直视姜望。

  “庄!”

  她发出一声含糊但充满恨意的咆哮。

  那一双如白玉雕成的柔荑上,指甲暴涨!

  一爪扑来!

  整个琉璃棺受不住这威势,炸成无数碎屑。

  那石台竟然也开始崩飞石块,承受不住压力。

  还未靠近,姜望的身躯就有剧烈的刺痛感,仿佛马上要四分五裂。

  如死期将至!

  骤逢此变故,通天宫内争杀到最后关头的姜望与庄承乾,极有默契地立即分开。

  他们只有这一具身体,一旦肉身毁灭,便都成空。

  姜望立即接管了肉身,疯狂后退。

  但,根本退不开!

  变数的确出现了,但并不是他所等待的那个变数。

  宋婉溪的这一爪,锁死了他所有的回避空间,封住了他的意与势。

  这是巨大的力量差距。

  如庄承乾所说,宋婉溪有真魔之姿,只是成魔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是将死状态,未能保住神智与记忆,才未能成就真魔。

  虽无神智,仅仅是力量就几乎是碾压姜望。

  爪风迎面,眼看就要被轻易撕碎。

  在这样的危险时刻,姜望的右臂动了。

  他的右臂,握着长相思。

  他的右臂,在先前的争斗中,被庄承乾所侵占。

  于是一剑斜挑。

  这只是一挑而已。

  是最基础、最普通的剑式。

  但这同时也是洞彻本质的一剑,是直抵真实的一剑。直接将那巨大的爪影击破,将那又尖又长的指甲斩飞,截断了宋婉溪的攻势。

  宋婉溪一爪扑来,破天压地,却被简简单单一剑斩飞。

  以区区神通内府修为,以仅仅一条右臂,就完成了姜望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

  在这个瞬间,姜望竟然生出了“只有将身躯交给庄承乾,才能逃生”的想法。

  他立即将这个念头斩碎。

  那样或许能保住肉身,但神魂一定无存。结果还不如肉身崩碎。

  这个念头,想必是庄承乾秘法催生。

  “你要再使手段,我就配合她杀了我!”通天宫里,姜望狠狠地说。

  庄承乾根本不接这个话茬,只道:“她有接近真魔的力量,一只手臂不够。”

  他太了解姜望,如姜望这样的人,只会战死,绝无可能自尽。

  姜望也自知这一点,并未继续纠缠,只冷声回道:“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可能让出更多了。”

  “只有我能拦住她。”

  他们在通天宫内谈判,而入魔的宋婉溪却根本不管不顾,顷刻又已回返。

  她身穿华丽宫衣,面容绝美。

  但眼神疯狂,一只手的指甲被削断,一只手的指甲仍如尖刀。

  此刻长发乱舞,魔气滚滚,又是一爪扑来。

  她的确是没有什么灵智,行事好像只凭本能。

  先前那一爪是纯粹动用肉身力量,在被斩飞之后,好像才本能地开始动用魔气。

  魔气一动,威势顷刻不同。

  如果说先前的宋婉溪是巨石,此刻她便是高山!

  魔气如蛇如索,更在爪落之前,疾射而来。

  “必须让我立刻接掌身体,不然你必死无疑!”庄承乾的声音在通天宫里怒吼。

  姜望默不作声。

  魔气已近。

  庄承乾立即开出条件:“我以道心立誓,击退她后,肉身还归于你。我们重新争夺。”

  姜望放开控制。

  只在一瞬间,这清秀少年眼神已变。

  那是一种睥睨、威严,又很复杂的眼神。

  而入魔中的宋婉溪,竟然再一次怒吼——

  “庄!”

  “我是你最深的执念吗?”

  ‘庄承乾’轻声呢喃,踏步往前。

  “我是你最深爱的人,所以也是你最仇恨的人吗?”

  他踏步,挥剑。

  一剑便将那些如蛇如索的魔气斩断,一步已经迎向宋婉溪。

  宋婉溪一爪涌动魔气,盖脸而来。

  ‘庄承乾’一剑挥出,自然至极地破开魔气。

  “为你修指甲。”

  那尖尖长长的指甲被斩断,整整齐齐。

  他还剑入鞘,已然与宋婉溪贴面而立,两根食指都冒出浑圆血珠,那是这具身体的心尖血,分别点在宋婉溪的眉上。

  他的声音温柔,食指轻轻抹过。

  “为你画娥眉。”

  这一画,宋婉溪那满蕴疯狂的眼睛竟然闭上。

  入魔两百一十八年,都是半睁着的眼睛,竟在此刻闭上!

  而‘庄承乾’轻轻一按,便已将她按回残破石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