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9章 礼尚往来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749章 礼尚往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49章 礼尚往来

  第749章礼尚往来

  人间多疾苦,一吃解千愁。

  对于姜安安来说,只要哥哥还在身边,就没有美食解决不了的烦恼。

  对姜望而言,她吃得满嘴流油,笑得没心没肺,就是最大的回报。再多的辛苦和努力,也都值得。

  在这个无限广阔的世界里,他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

  “安安。”

  姜望看她一阵,开口道:“哥要走了。这次可能也要忙很久。”

  姜安安小手抓着筷子,筷子扒拉着面条,情绪一下子低落下来:“过年来看我吗?”

  “当然。”姜望摸了摸她的小脑袋:“我们说好了的。哥哥也会想你啊。”

  “那你路上小心一点。”姜安安小声说。

  “哥现在走在路上,都是别人要小心。”姜望故意嘚瑟道:“哥可是出了名的凶神恶煞!”

  “哼。”姜安安皱了皱小鼻子,看了姜望一眼,又把头扭回去。

  继续吃面。

  “哎呀,笑一个嘛。”姜望逗她。

  姜安安嘟着嘴,就不配合。

  “笑一个嘛,小胖墩~”姜望的声音,抑扬顿挫。

  “你才胖!”姜安安放下筷子,往姜望身上扑,张牙舞爪。

  嬉闹一阵。

  “走啦。”姜望说。

  姜安安又坐回去,又抓起筷子。

  “嗯啊。”她说。

  姜望没有再说话,转身离开了房间,轻轻将房门掩上。

  小小的姜安安没有去看他的背影,只乖乖地坐在那里,慢慢的吃面。

  她很乖,她不哭。

  只是。

  “新年才刚刚开始,我却已经期待除夕。”

  ……

  ……

  离开姜安安的房间没多久,正好迎面撞到叶青雨。

  “叶道友,我正好找你!”姜望欢喜道。

  叶青雨眨了眨眼睛,把准备拿出来的精巧楼阁又按下:“你找我做什么?”

  姜望非常自信地从储物匣中取出一个锦盒,递了过去:“你瞧瞧。”

  这盒子还是刚刚装了爆酥竹糕的,他见着还算好看,收拾收拾,便拿来装东西。

  “这是什么?”

  叶青雨眼睛里挂着笑,伸手接过那锦盒,打开一看。

  只见里面躺着一颗天青里夹着丝云白的圆珠,只有三分之一拳头大小,美丽极了。

  笑意不由得漾开,晕染到了嘴角。

  作为叶凌霄的女儿,云国的唯一公主,她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

  但姜望的这份礼物,还是让她很愉快。

  “这是天生法器定风珠,我从一处秘地得来。”

  姜望把夺得定风珠的凶险过程直接略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安安耗用了凌霄阁这么多资源,我实在感激。便以这定风珠做偿,还请叶道友不要嫌弃。”

  叶青雨顿时笑容一敛,“啪”地一声将盒子关上,放回姜望手里:“安安是我凌霄阁的亲传弟子,凌霄阁培养自家弟子是应当应份的事情,并不需要什么报偿。姜道友还是收回去吧。”

  “叶道友,我不是那个意思。”姜望举着盒子,犹不知自己错在哪里,有些着急地说道:“我不是说凌霄阁需要报偿,是我表达感激,对,感激。”

  “不用客气。”叶青雨十分疏离地礼貌一笑:“凌霄阁什么都不缺。”

  “我也不是说凌霄阁缺这个。”姜望全无战斗时的机智果敢,有些沮丧地道:“我嘴笨不会说话,就是想要把这珠子送给你,感谢你。”

  叶青雨有些心软了,但嘴上还是道:“你嘴笨?我看你跟人斗嘴的时候,挺厉害的呀。不是把焦雄说得跳脚?”

  “那不一样。”

  “哪不一样?”

  “我不在乎他们,不用管他们的心情。嘴就不笨了。”

  叶青雨微微抬了抬下巴:“是嘛。”

  “是真的,叶道友。”姜望合掌求饶:“如果我说错了什么话,我给你道歉。你莫要生气了。”

  叶青雨已经消了气,但莫名觉得这样的姜望怪有趣的,比他锋芒毕露的时候,要可爱得多。

  “哪有道歉还戴着面具、藏头露尾的?”她故意道。

  “这……”姜望迟疑了。

  “不想摘就不摘吧。”叶青雨说:“没事,我不勉强。”

  姜望就算再迟钝,也知道这里的“没事”,不是真没事。

  他一咬牙,将山鬼面具解下了,露出他挂着两个青黑眼圈的脸。

  左半边脸还略微有些浮肿。

  “噗!”

  叶青雨一下子笑了出来,但很快又收敛:“对不起我不该笑。”

  姜望无奈:“没事,你笑吧。”

  叶青雨不是个很爱笑的人,但姜望现在也太具喜感。

  想他在迟云山,斩焦雄、杀池月、败云游翁、威胁斗勉,何等威风?

  听父亲说,除夕夜他还夜闯新安城,杀了庄国副相董阿,又从庄高羡和杜如晦手底下逃生,此番种种若是传出去,必然名动天下。谁能不赞一声天骄?

  现在却这副鼻青脸肿的猪头样子,两相比较,实在反差太大,令人忍俊不禁。

  叶青雨捂着嘴笑了一阵,才道:“怎么弄的呀?”

  被叶青雨看到这副样子,姜望也有些自我放弃了,闷声道:“一个老和尚打的。”

  “哪个老和尚这么过份?”叶青雨问。

  姜望叹了一口气:“这个场子短时间内是找不回来的。”

  他不欲多说苦觉的事情,因为那会牵扯到被庄国君臣追杀的事情,而他承诺过叶凌霄,绝不把叶青雨卷进他的麻烦里。

  所以他又递了递盒子:“那你现在可以接受我的道歉了吗?”

  “好吧,勉为其难。”叶青雨笑笑,将定风珠接到手里,又翻掌取出小巧精致的云霄阁:“我也送你一个礼物!”

  姜望想说定风珠不是礼物,是还债,是曾经承诺过的报偿。

  但五府海内云顶仙宫的反应,令他忘记了这些。

  他早就猜到,凌霄阁里有云顶仙宫复苏所需的事物,很可能与灵空殿相同。无论它是叫凌霄阁还是叫云霄阁,至少此时此刻,云顶仙宫的反应,说明了它的重要性。

  姜望深吸一口气,道:“我不能要。”

  他的确想要,但之所以一直未同叶青雨张嘴,是因为他还没有寻到足够价值相抵的事物。他不愿白白的索取。

  叶青雨眨了眨眼睛,笑容有消失的趋势:“朋友送你礼物,你也不接?”

  姜望抿了抿唇,还是接过。

  他会记住这份人情,无须太多言语承诺。

  小巧精致的阁楼,刚刚入手,便清光一闪,直接进入五府海,落入云顶仙宫废墟中。

  胖嘟嘟的白云童子跃将出来,欢呼道:“来咯!”

  “我的确很需要它。”在体内云顶仙宫的变化中,姜望说道:“但不知何以为谢?”

  “我爹说了,你是安安的哥哥,不算外人。”

  叶青雨摇了摇手里的盒子,眼睛弯成了月牙:“朋友之间,礼尚往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