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义薄云天大伯父 (为盟主Huamu加更!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809章 义薄云天大伯父 (为盟主Huamu加更!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09章 义薄云天大伯父 (为盟主Huamu加更!

  第809章义薄云天大伯父(为盟主Huamu加更!

  时至如今,在临淄,重玄胜是谁,已不需要过多介绍。

  再蠢的人也知道,重玄胜说话的分量,与重玄明光说话的分量,差别有多大。同样拥有重玄这个姓氏,但重玄明光完全没有资格代表重玄家。

  此刻重玄胜笑得虽灿烂,说得虽和缓,但一个“逼”字,绝不是这些老弱妇孺能够承受得住的。

  甚至整个临淄也没有多少人能承受。

  哪怕重玄明光许了再多好处,也不成。

  “阿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说人家逼你呢?”

  重玄明光立即跳出来倚老卖老:“人家活不下去了啊,咱们可不得负责吗?”

  说他愚蠢,他又有些小聪明,知道怎么膈应人。

  说他聪明,可又实在愚蠢!膈应也膈应得不对。

  这些人来霞山别府哭闹,落的何止是重玄胜一人的面子。说得严重点,这是在往重玄这个姓氏上泼脏水。

  来霞山别府哭闹的这幕戏,挑衅了所有瓜分重玄遵生意的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父亲,为自己稷下学宫里闭关修行的儿子,所做的一点努力和挣扎。

  眼看着重玄胜势头越来越好,又摘下顶级神通法天象地,重玄明光很担心在重玄遵离开稷下学宫之前,家主之位就已经尘埃落定。

  虽然也许他什么都不做,对重玄遵才是好事。

  他很相信自己的儿子,很以重玄遵为傲。但他显然并不清楚,重玄遵到底有多可怕。仅仅这个名字,就足够人们等待。结局远未落定。

  他什么都不懂。

  或许还觉得,重玄遵之所以万众瞩目,有他这个当爹的许多功劳。

  “伯父说得对,是该负责。我们重玄家肯定负责。”

  重玄胜对重玄明光恭恭敬敬,他没有理由对自己这个伯父不恭敬,他甚至希望这个伯父开开心心,长命五百岁。

  “不过,这事且放一放。容小侄先处理一点家事。”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两个门丁,表情平和:“你们的职责是什么?”

  两人面面相觑,终究不敢不答,战战兢兢道:“为公子守门。”

  “那你们做到了吗?”重玄胜淡淡发问。

  声音不重,却如高山压落。

  两个门丁难堪其负,顿时面如土色,跪倒在地。

  其中一人解释道:“大爷非要带他们进来,小的们不敢相拦……”

  “不必与我解释。”重玄胜一摆手:“我重玄家历代以战场争功,治家如治军,你们职责所在,竟连一声通传也没有,就敢放人进来。我怎能交付你们门庭?去后院领罚吧!”

  “是!”

  两个门丁面带惧色地去了。

  重玄明光本是来发难的,但不知为何,见这胖侄儿整治府邸的这般姿态,竟一时忘了如何说话。

  这小胖子好像真的长大了。他想。

  恍惚有那么一瞬间,似乎叫他看到了明图……

  “罢了。”他忽然意兴阑珊起来,正要把人带走,放这个胖侄子一马。

  却又听重玄胜道:“此事好办!”

  好办?

  重玄明光又来了气,这可是他绞尽脑汁熬出来的“计谋”,这小胖子怎敢小觑?

  “你且说说!”他板着脸,挤出威严来:“若是不公允,伯父可不依你。”

  重玄胜笑了笑:“好说。”

  “啊!”

  后院方向适时响起了惨叫声,想来是那两个门丁在受刑。

  其声凄痛,叫人听得牙酸。

  重玄明光眼皮子都随之一跳一跳,更别说他鼓捣来的那群人了,一个个的表情明显慌张起来。

  “诸位……”

  重玄胜丝毫不受惨叫声所影响,看向重玄明光带来的那些老弱妇孺,面色如常:“你们日子这般为难,是本公子的疏失,此事定有交代……来人!”

  一名黑衣男子漠然进来,立于其侧。

  “挨个记录一下,姓甚名谁,叫什么名字,是谁的家属,为谁不平,务必一个都不能漏。”

  后院方向的惨叫声一直在继续,但丝毫不影响重玄胜发号施令。

  尤其那黑衣男子,是重玄胜属下的影卫,目光扫过,像瞧死人一般,哪里像个文书,分明像个杀手!

  “阿胜。”听得声声惨叫,重玄明光终究是忍不住道:“不可重责门丁,是伯父强要进府,他们如何拦得住?便是你自己守门,也不可能拦伯父嘛!”

  “伯父说的是。”重玄胜笑容灿烂:“看在伯父的面上,今日我不杀他们。”

  这话听得人心里拔凉拔凉。重玄家规矩这么严苛?

  就没看好门,没拦住重玄大爷,就要杀头的?打得这么惨,还已经是看在重玄大爷的面子上了?

  在院内那些人的心惊胆战中,重玄胜又看向他们,依旧挂着笑,给人的感觉却格外森冷:“不要拥堵、争抢,好好配合记录,本公子逐个对应,必一个都不短少,一家赠银百两,送上家门,帮你们渡过难关!”

  “哎哟,瞧我这记性!”一老人似乎突然回过神来:“晒的谷子忘了收,真是老了老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说着便利索地转身,紧着步子就往门口去了。

  也不知这春日,哪来的谷子要收。

  开玩笑,要被这心狠手辣的胖公子记下名字,日后还能讨得了好?就怕有银子,却没命花呢!

  “小乖乖,你不是要吃糖人吗?咱们赶紧去,晚了怕是要收摊了。”一位大婶抱着孩子,小跑着便离开。

  一时间满院的人,都有了千奇百怪的理由,逃也似地往外跑。

  重玄胜在后面拦都拦不住:“哎,别走,别走,我代表重玄家给银子!”

  他甚至跺起脚来:“你们就这么走了,我如何跟我义薄云天的伯父交代啊!”

  重玄明光就算再天真,这会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可笑,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重玄胜的表情,则随着人群散去,慢慢平静下来。他看着空空如也的院子,淡声吩咐道:“跟着他们,查清楚都有谁,住哪里,是谁家。”

  独属于他的影卫领命而去。

  重玄明光一下子怒了:“你想干什么?他们都是我找来的,你还要追根穷底不成?要逞狠,不如冲着你伯父来!”

  要不怎么说他是绣花枕头,只一时气恼,就连自己也不知道掩饰了。

  “大伯。”重玄胜的态度依然恭敬:“您别动气。我并不是要把他们怎么样,我是真的要安置好他们,妥善的安置。重玄家的家声,岂能轻忽?”

  他叹了一口气:“您沾染上的黄泥巴,侄儿洗裤子也是应该。”

  重玄明光一时窒住。

  重玄胜又道:“里间去喝杯茶如何?也好想一想,如何跟爷爷解释。”

  重玄明光把眼一横,色厉内荏:“我解释什么!”

  “刚才的事情啊。”重玄胜依旧是笑眯眯的:“我已经命人告诉他啦。想来伯父这么孝顺,家里的事,也不会瞒着爷爷吧?”

  重玄明光从来就会告刁状,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重玄明光抖指点了半天,终究‘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一甩袖子,愤然离去了。

  默默旁观完这场无趣闹剧的姜望,摇头回转房间。

  在离开院子之中,他听到重玄胜真情实意的感叹——

  “真希望我遵哥,能继承我伯父的三分才智!”

  ……

  ……

  ……

  (这位Huamu盟很少冒泡的啊,不知是何方高人。O,O。)

  (另外放了齐国地图,大家可以去看看。但愿这句话不会被和谐……)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