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6章 云暮樽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886章 云暮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86章 云暮樽

  第886章云暮樽

  碧珠婆婆一死,她的琉璃水缸便失去控制,跌落下来,正好被姜望拿住,接住那五色鱼。

  直接顿在她已看不出人样的尸体上。

  失去了主人、又被当头罩住的五色鱼,也有些迷茫,在无水的琉璃水缸中乱窜。

  那数十张符篆接连撕开的法术乱流渐渐散去。

  脚下奔涌的激流,也在迷界的规则下四泻流散,不知将流去哪里。

  迷界,惑世。生死皆迷,往来有惑。

  对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个生命来说,此界都是残酷无情的。

  而浑身是血的姜望,立在空中,双手垂下,血珠不停滴落。

  在刚才的轰击中,他拉满了力量进攻,完全没有顾及防护,一双拳头上鲜血淋漓,把自己的指骨都打出来了。

  但他只觉得畅快!

  碧珠该死!

  无论她有什么伤心的往事。

  无论她对竹碧琼是不是真的有感情。

  都改变不了她该死的事实。

  在囚海狱,挪开那扇石门之前,姜望的那个问题,是给她的最后机会。如果她真心真意的要救竹碧琼,一切还可以回头。

  在那个问题之后,姜望就已经决意要杀死她。

  她在天涯台的种种表现,更是让姜望的杀意暴烈到极致。

  无论过了多久,他都会来杀这个老虔婆。

  但最好是现在!

  百拳打得万念开!

  手刃该杀之贼,血洗切身之恨,当得起一句酣畅淋漓。

  这时候,长相思钉着龙头拐杖往回冲。孕生剑灵的长相思,显然要比失去主人的龙头拐杖强大,虽是被龙头拐杖带走,但此时回来,已经牢牢占据上风。

  冲至姜望面前,它还献宝式的鸣啸了一声。

  姜望随手归剑入鞘,一把抓住这根龙头拐杖,手上的鲜血滴在拐杖上,不顾其挣扎,强行调动道元,将这根龙头拐杖从头到尾“清洗”了一遍,又以神魂焰花灼烧,彻底洗去碧珠婆婆的神魂烙印。

  龙颈之处,阴刻有“行思”二字,倒是不知何解。

  但掌握龙头杖,便知其功用。此杖乃驭兽之宝,惯能压制兽类。碧珠婆婆之所以能轻松反制姜望以匿蛇控制的海兽,之所以能够操纵各类游鱼,很大程度上就是倚仗此宝。

  姜望以神魂之力,在这行思杖上留下自己的烙印,心神一动,已经对那五色鱼有所感应。

  他此时方知,先前他面对这五色鱼的警兆并非无由而生。

  此鱼刀枪不入,生命力顽强,速度极快,獠牙极锋利,这些姜望都是见识过的。

  最可怕的地方,其实是它利齿中藏有毒液,剧毒非常,可谓“受一鱼吻而必死”。

  只不过因为毒囊较小,每毒杀一次目标,就要休息一月,才能养回来。

  五色鱼是碧珠婆婆的杀手锏,轻易不出。方才的战斗中,她也是在最危急的关头,才将这条五色鱼放出来攻击姜望。

  重玄胜的七玄宝衣其实非常珍贵,当初王夷吾以无我杀拳都未能打破,第二拳只能避开宝衣,选择击打头颅。

  但现在却被这五色鱼一口咬破,失了灵性,继而又在诸多符篆混杂的法术乱流中,被撕得烂碎。

  可以说,这条五色鱼,就是姜望杀死碧珠婆婆之后得到的最大收获了。但这鱼如何养,还需要好生研究。

  此外那装水装鱼的琉璃水缸,也是一件宝贝。

  依样将其炼化、留下神魂烙印后,方知它并不是什么水缸。此宝名为云暮樽,是一方水樽。价值在于养鱼、蓄水,养的是珍奇之鱼,蓄的是精华之水。可惜现在樽中水倾泻一空,樽中鱼也纷离四散,早已不知去处,独剩一条五色鱼。

  除此之外,再无其它收获。碧珠婆婆身上最珍贵的那颗比目鱼眼已经毁坏,而她的储物匣早在乱拳中一并被打碎,姜望当时顾不得、也不肯留手半分。

  再者说,在当时的情况下,若有能用得上的,她也不会留着不用。想来不会有比行思杖和云暮樽更珍贵的东西了。钓海楼的独门功法之类更是不必想,即使她随身带着,钓海楼也自然有法子保守秘密,不使外人习得。

  姜望随手聚了一些普通的水置于云暮樽中,暂且这么将就着。之后有时间,再与五色鱼找些伙伴。

  将云暮樽缩成拳头大小,收进怀里,其间有五色鱼这等活物,倒是不好放进储物匣。

  能够在储物匣那等空间里生存的活物,少之又少,姜望不愿拿五色鱼冒险。

  他这边已与碧珠婆婆杀出胜负来,早先聚拢的那些海兽,仍在外围傻呆着。水泡倒是破灭了,神魂匿蛇重新将它们掌控。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姜望并未将它们如何,只是放任散开游荡,自己则稍稍清洗了一下自身,从储物匣里取一身干净武服换上,只身便往浮岛去了。

  杀碧珠婆婆用去了太多时间,他需要在浮岛调理一番,以免异化之厄。

  ……

  丁未区域的浮岛,占地并不小,面积与有夏岛相差不多。浮于半空。

  姜望飞行过来的时候,因为方位不同,看到的是这座浮岛的侧面,远看好像一只侧放的大馒头。

  调整自己的方位之后,与这座浮岛在同一平面上,才算看清楚它的模样。

  如果不是底下并非海面,瞧来与一般的岛屿倒是没什么区别。

  最大的不同,大概在于浮岛上矗立的两根高大华表,莲花底座,刻梅枝缠柱,石柱顶上雕有传说中的神兽望天吼。

  此神兽有守望之习,常常对天咆哮,上传天意,下达民情。

  华表上的石雕也是坐地望天,呼应传说。

  毫无疑问,两根华表之间,就是进入这座浮岛的门户。

  虽然旁的地方看起来也没什么遮掩,但直觉告诉姜望最好不要去贸然尝试。

  与想象中的戒备森严不同,华表附近甚至连守卫也没有。

  姜望飞落浮岛,也没有什么人来盘问。

  倒是华表后面不远处,是一个宽阔的白石广场,不少修士盘坐其上。显然都是在调理自身,避免异化之危。

  在降落浮岛的瞬间,姜望就感受到了不同。

  浮岛之上仿佛独成一界,山高水低,秩序俨然,与迷界完全不同。置身其上,仿佛回到了现世。

  姜望停了一下,见始终没人搭理,也便不多说,径往白石广场上走。

  他走过去的时候,白石广场上正好有个人走出来。

  大概是看到姜望表情里的迷惑,随口便道:“岛上有一千多个警戒法阵,如果是海族过来,早就触动警报了。倒不是疏忽戒备。”

  他的眼睛细长,有些狡猾的感觉,说起话来滔滔不绝:“新来的?”

  应该是察觉姜望身上并未有接引外楼的痕迹,于是又补充:“跟队伍失散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