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浮图净土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924章 浮图净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4章 浮图净土

  第924章浮图净土

  丁未浮岛外,海族大军退去、顿时显得空荡起来。

  作为绝对的优势方,海族大军撤退时候,仔细打扫了战场,留给丁未浮岛的,只有一些无用的废渣。

  丁景山不发一言,径自飞回岛中央的山巅。

  他什么也不需要再做,坐在那里,便是军心所系。

  护岛大阵自然有人组织修补,那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

  受伤的修士被医治,不幸战死的修士被埋葬……这些事情,都有其他人在安排。作为丁未浮岛的领袖,在惨烈的大战之后,他反倒无所事事了起来。

  丁景山独坐山巅,想了想,又拉开了海疆榜。

  不管有多么不情愿、多么于心不忍,身为镇守一方的领袖,他必须对这场战争造成的损失有清晰认知。

  视线在一个个灰暗下来的名字上转过,蓦地停住了。

  他看到了姜望的名字。

  这个名字不知何时,变成了绿色!

  这个名字后面的数字,还在不断变化!

  几乎是在疯狂地跳动。

  玖拾玖、壹佰……

  最终定格在壹佰零肆!

  这小子竟然还活着,成功逃到了另一个区域,并且已经完成了洗罪,犹有超出!

  丁景山那张并不好看,而且因为战争损失显得更不好看的脸,忍不住扯起嘴角,扯出了一个相当难看的笑容。

  “岛主。”来交接善后工作的符彦青,有些疑惑地从影子中钻出:“有什么好消息吗?”丁景山看了他一眼:“本将军放贷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回头你去收一下款,连本带利,赚他一大笔!”

  符彦青这下明白了。在满目疮痍之中,这也的确算是个好消息。

  毕竟是他亲手把姜望送出去的。哪怕战争已经结束,此时突围成功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但在海族大军围岛之下,人族战士的突围本身,就已经是意义所在。

  “您的眼光,自然不会看错。”

  想了想,他忍不住扭头在海疆榜上看了一阵。

  然后回过来,说道:“褚密死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平缓,不见什么波动。

  海疆榜上褚密的名字,已经永远地灰了下去。

  “很多人都死了,这就是战争。”丁景山说。

  对于褚密的死亡,他们都有遗憾,但这种遗憾,跟面对岛上任何一个战死的修士一样。只有遗憾,没有歉疚。

  因为褚密临阵脱逃是事实。为了丁未浮岛,他们反而是给了褚密将功赎罪的机会。

  “是的,这就是迷界。”符彦青说。

  ……

  ……

  好一场杀戮。

  直杀得头颅滚滚,血飞四野。

  实力的巨大差距,并非勇气能够跨越。

  杀至后来,已经不断有海族选择逃离。宁可死在别的地方,也不愿再面对姜望的剑。

  但能够逃走的也不多。

  姜望完全杀起了性子,长相思锋锐无双,鸣啸不断,几乎是追上了所有能追上的海族,将他们一一杀死。

  要快,要更快。要狠,要更狠。一个也不放过,一个也不饶恕。

  杀!杀!杀!

  所有的道术、所有的剑式,都只遵从于杀戮的目标,都只以击杀对手为要务。

  一步一杀,一剑一命。

  在这种极端专注的杀戮之中,有一点隐隐的灵光在孕育,仿佛将要触摸到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这里怎么会出现如此多的海族?而且……”

  “小心一点!”

  迅速靠近的说话声,让姜望从那种恍惚的状态中醒来。

  此刻他执剑在手,才恍然发觉,已是一地尸体!

  整整十个海族小队,百名海族战士,最终逃离界河的,不足五名。

  在完全被人族所占据的地域,逃离界河,等待他们的,绝不是什么好的命运,但他们实在没有再与姜望交战的勇气。

  说话的两个人,都很年轻。且都披着甲衣。

  从甲胄样式来看,应是旸谷的修士。

  他们这会也看见了姜望,其中稍高的那个直接问道:“你是何人?地上这些海族……都是你杀的?”

  “齐国,姜望。都是我杀的。”姜望言简意赅地回道。

  收剑入鞘,一边简单处理身上的伤势,一边询问:“这里是哪个区域?”

  在这场从丁未区域就开始的追杀中,他早已浑身挂彩,伤痕累累,只是此刻才来得及处理。

  但他的治疗道术实难入眼,那个稍矮一些的修士看不下去,径直飞过来道:“我来吧。”

  熟练掐动印决,碧色元气像一阵风,从姜望那些伤口拂过。霎时间连疼痛也仿佛消解了。

  稍高的修士手里提着一只重锏,看向姜望的眼神,明显有些敬意:“这里是浮图净土,看样子你是刚从别的区域过来的?”

  浮图净土?

  这个名字,怎么好像有些熟悉……

  但现在也不是多想的时候。

  “是啊,刚从丁未区域过来的。”姜望立即道:“我代表丁未区域过来求援,白象王统领大军,正兵围浮岛。此地是谁做主?还请这位兄弟速速禀告!”

  “兄台不必着急。”丁景山正是旸谷的宣威校尉,但提着重锏的修士好像并不怎么着急,大概是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迷界位移发生的时候,正在进行的战争一般都会中止。如若丁未浮岛之前未被攻破,现在就不会有事。如果之前已经被攻破了,现在着急也是无用……”

  “咳!”他大概也知道自己说的话不太吉利,转道:“忘了介绍,在下陈艮,这是我的兄弟……”

  “阎伽。”稍矮的那个一边给姜望治疗,一边笑道:“兄弟也是军伍中的?这伤势,有几分咱们旸谷的风采!”

  “我非是军伍出身。”姜望摇摇头,仍然无法放心:“如果没有中止呢?我过来前,丁未浮岛之危已迫在眉睫,还请尽快去汇报一声吧。”

  “是这样。”陈艮说道:“经验教训告诉我们,在探知领近区域的底细前,不要有什么大动作。我们如此,海族亦是如此。所以那什么白象王肯定会退兵。而在探知领近区域后,知道丁未区域这次靠近了我们浮图净土,那个白象王,唯一应该考虑的问题,就是如何保住自己的海巢,当不能顾得其它。”

  言语之中,非常自信。

  他们本身是旸谷修士,当不至于不在乎自家浮岛。而作为常年征战于迷界的修士,对这里的情况,肯定比姜望更了解,判断也更准确。

  姜望被说服了,直到松了一口气的此刻,才突然想起来,为什么他对浮图净土这个名字如此熟悉。

  重玄胜的父亲,重玄明图,后来不是就自名为重玄浮图吗?

  因为重玄胜很少提及他的父亲,所以他也对这个名字没有那么敏感,反应慢了一些。

  重玄胜说他的父亲在战场上力竭而死,但没有说死在哪处……

  会不会就是在迷界里?

  难道说这个地方,与重玄胜的父亲有关?

  但如果此地与重玄浮图有关,盘踞在这里的势力,又为何是旸谷呢?

  “两位兄台。”姜望禁不住问道:“这浮图净土,是旸谷的地界吗?”

  阎伽张开五指,把缠绕于手的碧色元气散去,结束了这次治疗。

  神色轻松道:“当然不是!此地是一代名将重玄浮图所遗净土,乃人族共有之地。不仅我们旸谷,钓海楼乃至你们决明岛,也都在这里有据点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