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8章 ?同为青牌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968章 ?同为青牌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68章 ?同为青牌

  第968章同为青牌

  姜望靠坐在船舱左侧,林有邪就坐在他对面。

  范清清缩在角落里,那个老人半蹲在她身边,单手按着她的肩。

  啪嗒,啪嗒,啪嗒。

  不知现在是什么时候,外间正下着雨。

  急促有力地敲打着舱顶。

  林有邪的声音很轻,可以说是直接递到耳中,显然不想闹出太大动静。

  姜望从修行的状态中回转过来,迅速理清了形势。

  他虽然一直在修行五仙如梦令声部,但并未完全放松警觉。范清清只要稍有异动,他就能够反应过来。

  所以说,那个老人制住范清清,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姜望没有第一时间回应林有邪,好像对眼前的一切并不在意,侧耳听了几声雨,提高音量道:“李大哥,外间雨大,进来避一下雨吧!”

  李寅的声音适时在外间响起:“不必了公子,这点雨算什么?”

  对于修行者而言,的确不需避让风雨。

  姜望其实也只是为了确认一下李寅的状态,其人要是出了事,他真不知怎么跟李龙川交代。

  得到李寅的回应后,他才随手掐了一道印决,将船舱里的声音隔绝。接下来的事情,也没必要把李寅卷进来。

  这手禁音秘术,是刚才修行的所得,尚不如范清清熟练,但也够用。

  松开五指,姜望以十分放松的姿态靠坐着,仍不理会林有邪,只侧转半脸,瞧向那位霜发老人,目中无悲无喜:“她是我的属下,不曾触犯齐律。请放开她。”

  他的声音很平淡,没有威胁,也不见脾气。

  但很严肃。

  老人意外的很和蔼,真个就松开了手,轻笑道:“失礼了,姜捕头。”

  范清清如释重负,下意识地往姜望旁边挪了挪。她太知道这位老人的恐怖,所以哪怕对方并未将她如何,她也不敢动弹半分。

  此刻见到这位老人这么给姜望面子,她才更清楚地认识到,如今之姜望,在齐国有什么分量。

  盖压钓海楼同境修士的当代天骄,哪怕是神临强者,也轻易不愿得罪!

  林有邪在对面适时介绍道:“这位是曾经的一代名捕乌列乌大人,是咱们的老前辈了,德高望重。”

  姜望却并没有跟这位应该是鼎鼎大名的神捕打招呼,当然,加入青牌时间还短的他,的确也不知道乌列是何许人也。

  他只是回过头,把视线落回在林有邪身上,很不客气地问道:“你仍在监视我?”

  不是他没有礼数,对前辈不敬。

  而是这两个人,不请自来,闯进他的船舱里,制住他的属下,是无礼在先。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他姜望也从来不是泥捏的。

  他作为齐国的内府境头面人物,代表齐国的未来,为齐国在外争光夺彩。天涯台一战,打出多大名声?让齐庭坐着不动收割声望。

  同在齐国体制下,一个已经隐退了的神临修士,真就未必比现在的他地位高到哪里去。这种分量,指的是双方在齐国体系中的价值。

  他完全有表达不满的资格。

  尤其不满意林有邪的阴魂不散。

  他记得上次双方应该是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的,而这一次,竟又莫名其妙的不请自来。

  林有邪迅速道:“不是监视,是早先顺手留下的印记。如果你很介意,我现在收回,并且向你道歉。”

  “不必了。”姜望冷声道:“‘念尘’,对吗?”

  就在下一刻,五府海上空,日月星同出,神通之光照耀五府海。三千条神魂匿蛇疾射而出,在极短的时间内,游遍全身。

  找到了!

  在左脚的脚后跟处,有一点异于己身的印记,强大的神魂之力,直接席卷过去,将其摧垮!

  林有邪圆睁双目,满眼不可思议!

  这是她引以为傲的家传秘术,还是第一次被神临以下的修士破解!而且是用如此莽撞,如此直接的方式。神魂洗身!

  “念念不忘,如心系尘。”,是一代名捕林况的独门秘术,是对神魂之力的精巧运用。

  此前的姜望对之无计可施。

  但是自迷界归来后,神魂之力又得到增强,而且他亲眼见过王骜砸断血王之目光,对于这种层面的力量运用,算是有了尚属浅薄的认知。同时如今开辟了第三府,修为大进。新得的神通不周风在融入杀生钉之后,有了同时灭杀身魂的残酷力量。

  结合此种种,他几乎是用强大的神魂之力,把周身“清洗”了一遍,由是发现了林有邪所系之“尘”。

  林有邪固然是震惊莫名,乌列也不由得挑了挑眉。

  他更清楚念尘这门秘术的强大,姜望方才的应对,虽然成功清除了念尘。但毫无精巧可言。如果说林有邪稍强一些,能有个内府境界,姜望的这种方式,都未必能察觉念尘。

  可他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姜望还在内府境界,就能够如此奢侈地使用神魂之力。这几乎意味着……其人成就神临的可能性,远远超出常人!

  “姜捕头,我再次向你道歉。”

  乌列没有说话,而林有邪回过神来,认认真真地低头道:“这次不请自来,实在事出有因。这位乌列前辈,他在追捕恶徒的过程中受了伤,我们现在正躲避追杀。今次冒昧登船,是想要借你的名声遮掩。大家同为青牌,希望你不要见死不救。”

  追捕恶徒受了伤?虽然看不太出来,但林有邪没有撒谎的必要。

  有夏岛上的那一战,最终是输给了尹观和几位阎罗的联手吗?

  跟范清清一样,现在也在被地狱无门追杀?

  怎么,我这里是专门收容地狱无门刺杀目标的地方?我专门在地狱无门手里救人?

  心里转着种种念头,姜望的声音仍冷:“我提醒过你,林捕头。你我本无矛盾,我既遵纪守法,同时也悬青牌在身,你一再地针对于我。问了又查,查了又问,把对付犯人的秘术,放到我身上,我不知是何道理。难道我姜某人一再的忍受,被你视为软弱可欺了吗?”

  “我明白了。”林有邪双手扶膝,再次低头表示歉意:“打扰了。”

  她没有说什么‘我离开,请让乌老留在船上’之类道德捆绑的话。所以此时这一份低头的歉意,才有几分真实。

  乌列倒是洒脱,只呵呵一笑:“走吧丫头。”

  说着,伸手去拉林有邪。

  “这半边船舱给你们用。”

  在他们离开船舱之前,姜望伸手在空中虚虚划过,淡声道:“看在同为青牌的份上。”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