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章 花开人不知,花谢无人怜(为盟主陈_赤心巡天
笔趣阁 > 赤心巡天 > 第991章 花开人不知,花谢无人怜(为盟主陈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91章 花开人不知,花谢无人怜(为盟主陈

  第991章花开人不知,花谢无人怜(为盟主陈泽青加更26)

  在辜怀信的这座大殿里,属于季少卿的天门神通重现!

  这一幕若被天涯台那一战的观者们所见,势必引起极大的震撼。

  但辜怀信毕竟是辜怀信。

  他坐在那里,连眼皮也未抬一下。

  “这不是真正的天门。”他淡声说。

  竹碧琼瞧着他:“如果当它是真的,那它就可以是真的。您可以告诉我,天门神通更多的细节。它就可以更真一些。”

  “就算再逼真,也不是真。有什么意义?”辜怀信问。

  他当然知道这是多么强悍的表现,当然知道这有什么意义。

  所以这个问题,仍是一种考验。

  竹碧琼只问:“做您的弟子,需要面对像您这样的对手么?”

  辜怀信笑了。

  这是他今天的第二次笑,与第一次克制的冷冽不同,这一次,他是真正意义上的笑了一下。

  他不由得想,不管怎么说,这个竹碧琼,的确曾经是他这一系的人啊。

  可是……

  他看着虚空中那扇隐约的门户,抬起一根手指,往下一点,说道:“天门之下,禁止飞行。”

  他的手指又往上一抬:“天门之上,我撑着。”

  不等竹碧琼松一口气,他又道:“这是我曾跟少卿说的话。”

  他的声音很和缓,所以很哀伤。

  这一刻他不再是靖海长老,不再是当世真人,而只是一个陷入回忆的、痛失爱徒的老人。

  气氛一时凝固了。

  “作为一个派系领袖,有无数的人,跟着我吃饭。我需要考虑利益,我的任何一个选择、任何一个决定,都需要权衡利弊。但因为如此,就要抹去我所有的情感吗?我是当世真人,看得到世界的真,却守不住心里的真。”

  “我身后的人,要吃肉,推着我抹掉悲伤。我身前的人,有大局,压着我不许悲伤。”

  辜怀信轻轻皱起眉,用一种困惑的、蕴着怒意的眼神,看着竹碧琼:“怎么你这样一只小小的、已经完全与我无关的蝼蚁,也敢无视我的情感呢?”

  那恐怖的压迫,没有亲身面对的人,完全不能够想象。

  山崩海啸都不足以形容一位真人带来的压迫感。

  但竹碧琼,反倒站了起来。

  大殿穹顶那虚实之间的古老门户,已经消散了。

  她站在那里,第一次站得像一柄剑。

  她见过很多次,那挺直脊梁的背影。

  如今她也这样站着。

  这让她生出无尽的力量来。

  “辜真人,恰恰是因为我尊重您的情感,我比任何人都要尊重您的情感。所以我才来,向您展现我的价值。”

  “我不敢隐瞒,对于您这样的当世真人,我也不可能瞒得住。”

  “无须讳言,姜望为我出生入死,我对他感恩戴德。但同时,你对他恨之入骨。诚然,有些人不尊重您的情感,用规则、用大局来压制您。可我知道,恨是压不住的,情感终有一日要爆发。再多的桎梏,也只能桎梏您一时,没人可以束缚您一世。”

  “我想好好地活着,我也想姜望好好地活着。所以我来找您。”

  “我向您展现价值,不是觉得您会只看重价值。而是想让您知晓,我比季师兄更优秀,更值得培养。季师兄能做到的事情,我都能,而且做得更好。在价值层面上,我可以替代季师兄。”

  “季师兄的一生,短短数十年。在您经历过的人生中,不过只是一小段稍纵即逝的时光。我可以用更多的时间陪伴您,我会付出真心,培养属于咱们之间的师徒感情。在感情层面上,我也可以替代季师兄。”

  “季师兄会做蠢事,我不会。季师兄会行恶事,我不会。我经历过世间的苦,我更懂得去珍惜。”

  “我不敢奢望,我能左右您的决定。我只希望有朝一日,当您也视我为爱徒时,能够顾念一下我的心情,不做让我伤心的事。我希望用我所有的努力,弥补您现实的损失,和情感的伤害。”

  竹碧琼慢慢结语:“这是我微不足道的奢求。”

  辜怀信听完这长长的一段剖白,眼中的怒意消散了。

  如竹碧琼所说,要想瞒过一位能够洞察本质的当世真人,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如那几可乱真的天门,他一眼便瞧得出是假。

  如竹碧琼此时哪怕最细微的情绪,都一一展现在他眼中。

  洞真,洞真。

  对真人来说,所谓皮相骨相神相,都不重要。一眼过去,即见本质。

  所以他看得出来。竹碧琼说的是实话。

  “你让我觉得有趣了。”辜怀信缓缓说道:“但我如何能够相信,你不会因为季少卿、碧珠的所作所为,而怨恨于我呢?你如此感念姜望,我又怎么能够相信,有朝一日,你不会因为他,背刺于我?师徒之情,呵呵……人的情感,难道可以用功利的目的得到?”

  竹碧琼与他对视:“我在钓海楼里的一切,想必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知道我是多么简单的一个人,一向与世无争,从来与人无害。”

  辜怀信并不否认,但是说道:“可你现在,已经变了。”

  “君子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竹碧琼躬身一礼:“师父。您不该猜我怎么想,您只要看我怎么做。”

  “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我门下有如此有趣的一个孩子。”辜怀信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生死之间,能带给人如此巨大的改变么?你竟像是……换了一个人。”

  “什么妖魔鬼怪,能瞒得过真人的眼睛?师父,您已经站在万人之上。咱们现在需要让人看到的,是未来。”竹碧琼用平静笃定的声音说道:“我可以是那个未来。”

  她说得对不对,辜怀信自己最清楚。

  一个派系,既要有领头者,也要有后来者。若是青黄不接,难免就会给人看轻,失之长远。为什么他那么努力的想要保住季少卿,不仅仅是因为师徒之间的感情,感情之外,他的所有弟子里,唯有季少卿,才能够叫人看得到未来。

  但……

  辜怀信问道:“你真的还有未来吗?”

  “我相信有。”竹碧琼平静地说:“信则有。”

  “我很好奇一件事。”辜怀信的声音,变得轻缓:“本座如果还是拒绝你,你会怎么做?”

  竹碧琼毫不犹豫道:“秦真人以前很喜欢我姐姐。”

  辜怀信不置可否:“秦真人自己杀性重,喜欢她以前的温柔宁定,可未见得喜欢她后来的偏激狭隘。”

  “但我相信。”竹碧琼自信地说:“秦真人就算不喜欢,也不会拒绝一个天骄。”

  谁能够想象得到,曾经那个纯真怯懦的小姑娘,她竟已能……自视为天骄!

  “哈哈哈哈哈哈……”

  大殿之中,响起了辜怀信的笑声。

  ……

  ……

  ……

  一朵小白花,开在残垣间。

  花开人不知,花谢无人怜。

  ——阿甚

  ……

  ……

  马上十二点就是我的生日,去年生日的时候,我也是在写赤心巡天。

  今年生日,我还在这个世界里。

  生日感言就不专门写啦,留出时间来写更新。

  总之,很感谢很感谢,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书友们。

  这个生日我在写作,我写得很满足。我看得到,那茫茫无边际的黑暗之处,已有熹微的天光。

  那不是黎明。

  那是你们为我点亮的烛火。

  万家灯火,照亮了漫漫长夜。

  就像天涯台上,天上月,海中月,人间月。

  书里昔日迷界被攻破,人族修士,一日赴海两千三。

  书外我斗志消减时,你们一呼百应,帮我冲到总榜第十四。

  人族点亮现世人间,你们点亮赤心世界。

  天要亮了。

  不是因为天光。

  是你们每一个人,都在用你们的力量陪伴我。

  感谢。

  再次感谢。

  我的生日愿望——

  愿赤心的所有书友,都能够吃饱穿暖,一生问心无愧,事事尽心无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