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北平到碣石只需要两时辰?!(求订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09章 北平到碣石只需要两时辰?!(求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9章 北平到碣石只需要两时辰?!(求订

  第109章北平到碣石只需要两时辰?!(求订阅!!)

  洪武之治!!

  当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朱元璋瞳孔一下子收缩,喘着粗气。

  他朱元璋虽然学文不高,但这些年为了能够跟文官斗心眼子,他可没少学习,所以他很清楚“洪武之治”四个字的含义。

  正常来说,每位皇帝都有一个或者几个年号,但若是能在年号后面加上“之治”“治世”“盛世”这几个词,那将是对于这位皇帝的极大肯定!

  也就是说只有将大经营成盛世,才有可能获得“洪武之治”的称号!

  盛世啊!

  宁为盛世犬,莫作乱离人!

  这是百姓对于“盛世”最为朴素的追求。

  因为一旦发生战乱,最受苦的永远是最下层的普通百姓。

  朱元璋对此记忆最深,可以说是刻在骨子里面的。

  所以想要大明国祚永存、老朱家永坐天下,那就得让百姓过上舒服日子,都过上舒服日子了,傻子才造反呢!

  这也是朱元璋作为一个农民皇帝最为简单的逻辑。

  可想要打造盛世是何等的艰难!

  朱元璋自从当上皇帝,几乎没有享乐一天,每日处理政务到深夜,那是常有的事情,比打天下的时候更累,可贪腐横行、税收低迷、天灾不断、东南沿海有倭寇袭扰、北部边疆有北元残余虎视眈眈,妄图卷土而来!

  对待贪腐,他杀!

  面对天灾,他赈!

  倭寇袭扰,干脆禁海!

  北元残余,那就重兵拒守!

  这些办法简单粗暴,有用却又不是很有用,贪官杀了一波又一波,越杀越多,天天赈灾,天天闹灾,禁海却是让倭寇越发猖獗,唯独北元越打越弱,可就是无法彻底消灭。

  还有税收、天灾,他是真没法子。

  不解决这些问题,别说打造盛世了,就是想维持大明如今的局面也是无比艰难,有些地方甚至有百姓活不下去,出现造反一样,朱元璋最怕就是担心那些造反的百姓言语。

  曾经朱元璋询问那些造反的百姓。

  “你们为何要造反?”

  “活不下去了当然要造反,你朱元璋能从乞丐成为皇帝,我们为什么不可以,”

  “你们为何不报官?”

  “伱朱元璋当初造反的时候报官过么?有用么?”

  两个问题,却是让朱元璋自己哑口无言,喊泪将这些造反百姓斩杀。

  所以朱元璋比任何都想要经营好大明,打造盛世,不是要证明他自己有多了不起,而是要给天下百姓一个交代!给自己一个交代!

  呼呼——

  朱元璋脑海里面思索着这些,胸口起伏不停。

  太子朱标见到自己父亲是如此状态,也敢丝毫打扰,他也很清楚自己父亲对于盛世的渴望。

  欧阳伦为何将“洪武之治”说得如此轻松?

  莫非这欧阳伦真有打造盛世的能力法子!!?

  然而就在朱元璋期待欧阳伦说出如何打造“洪武之治”的时候。

  监狱内。

  “伦哥,要怎么才能弄出洪武之治?”朱棣急迫问道。

  欧阳伦摆摆手,“今天有些晚,这火锅也吃得差不多了,赶紧回自己的监狱去,虽然你买通了狱卒,但等会锦衣卫会来巡查,我罪多不压身,你到时候罪加一等,就太可惜了。”

  “额”朱棣也很想听后面的,但欧阳伦却是不愿意再讲。

  “好吧!”朱棣只能无奈离开。

  朱元璋眉头微微邹起。

  原本朱元璋想听听欧阳伦如何解决极寒期天灾的策略或者是其他的好办法,结果听到这些话。

  虽说彻底拿下北部游牧民族是个不错的办法,但这个办法早就有人想到过,而且还不少。

  并且大明这些年也一直有在执行,可想要真正做到却是无比的艰难,原因也很简单,国家国力达不到,到了欧阳伦这里却是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最后更是不具体往下讲,这种感觉太难受,就好比面对绝美女子,咱老朱裤子都脱了,结果绝美女子不干了。

  吹牛!

  谁不会啊!

  不说具体措施,那就是吹牛,想到这里朱元璋脸色又阴沉下来。

  “两个都是口上厉害,难怪混到一块去,简直是一丘之貉!”朱元璋低吼,接着转头用凌厉的眼神看向朱标,“标儿,你可千万别学这两家伙,咱们得脚踏实地,当皇帝可以务虚,但不能满口胡话!”

  “是,父皇。”朱标赶紧点头。

  “现在永安贪腐案已经水落石出,咱们是不是可以把四妹夫给放了啊!四妹现在还在母后宫里以泪洗面呢!”

  听到朱标这话,朱元璋没好气道:“咱又没说不放啊!”

  “不过咱们还是得从欧阳伦嘴里套出更多的东西来,这样.你找个机会跟老四说说,让他有是事没事多往欧言论哪里跑跑,反正他俩挨得近,一定要把如何打造盛世的办法弄清楚。”

  “不过你千万记住,这不是咱叮嘱的,是你们兄弟两个商量出来的办法。”

  朱标了然一笑,点点头,“请父皇放心,儿臣一定好好跟四弟商量,不过要是朝廷有御史以及北平有些官员弹劾四弟擅离北平,这我该怎么办?”

  “你傻啊!谁让老四光明正大的去找欧阳伦啊!那不是把我们都暴露了么?这老四鬼精得很,让他自己想办法,反正一句话,打造盛世的办法咱要,但也不能曝光身份!!”

  “是,父皇!”

  朱标再次点头。

  从天牢出来。

  朱元璋突然开口。

  “蒋瓛。”

  “臣在。”

  “李福元、吴敬之两人此刻在干嘛?”

  蒋瓛抱拳,“回陛下,下朝的时候,李福元、吴敬之两位大人便被一众官员围住,纷纷询问打听关于永安府的事情,特别是在听到天上人间、鸿运赌坊后,不少大臣都来了兴趣,争先恐后的想要邀请这两位大人去他们各自的府上一聚,相信这会两位大人已经成为了某位大人府上的座上宾了。”

  听到这话,朱元璋嘴角抽抽,“朕就知道,这些个官员要是知道永安府的情况后,会有想法!”

  “去,把李福元、吴敬之二人给朕带到太和殿来,朕有重要事情问他们!”

  “是!”

  蒋瓛点点头,然后转身去叫人。

  “父皇,李福元、吴敬之二位大人现在已经不是嫌犯,而且也已经官复原职,这次就当是他们二位带着永安府全体官员来京城述职,去同僚家聚一聚,这也是人之常情。”朱标宅心仁厚,主动为李、吴二人说好话。

  “标儿,你就是太心软了。”朱元璋感叹道:“咱刚刚光顾着去见欧阳伦,忘了叮嘱李福元、吴敬之一番,这两个知道得可不少,万一他们在酒会上说漏嘴了,是要坏咱大事的。”

  “好了,你先去忙吧。”

  “是。”朱标不敢违背,只能离开。

  很快。

  李福元、吴敬之就被蒋瓛带到了太和殿。

  两人在太和殿外候着。

  此刻两人心里都很忐忑,脑袋低着,眼睛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有其他的动作。

  他们二人刚刚是在中书省右丞吕昶的府上,还有户部尚书郭资作陪,几人都喝了几杯,结果锦衣卫闯了进来,直接把他两人带走。

  难不成贪污案的事情还没完?

  这也是两人内心忐忑不安的原因。

  过了一会。

  王忠从殿内走了出来,看了两人一眼,浅浅一笑,“李大人、吴大人,陛下叫两位进去。”

  “是。”

  李福元、吴敬之对视一眼,整理一下衣帽,鼓起勇气,迈步走进太和殿。

  大殿内,朱元璋端坐在龙椅上批阅着奏章,虽然一言不发,却是不怒自威、气势磅礴。

  与当初在永安府一同去碣石县投资观察的“老朱”判若两人。

  “臣李福元(吴敬之)叩见陛下!”

  按照礼数,以他俩的级别,不用行跪拜礼,但两人在看清楚朱元璋后,自然而然就给跪下了。

  “起来吧。”

  朱元璋放下手中的奏章、毛笔,微微一笑,“李大人、吴大人,咱们可是在永安府见过,用不着如此生分。”

  “是是!”

  “陛下当初去永安府,是我二人还有何大人招待不周!还请陛下责罚!”

  李福元、吴敬之赶紧道。

  朱元璋摆摆手,“永安府之行,朕很满意,不用刻意准备,朕才能看到那里百姓生活得最为真实的样子!”

  “今天叫你们来,与其说是朱皇帝叫你们来,还不如说是马老板请你们过来。”

  李福元连连摇头,“陛下永远是陛下,咱们不敢僭越!”

  吴敬之赶紧附和,“没错,在陛下面前,我等不敢胡乱称呼。”

  见二人畏惧惶恐,朱元璋缓缓点头,“其实今天过来,主要还是想再问问你们,这永安府到底有没有官员贪污?”

  噗通——

  刚刚站起来的李福元、吴敬之二人,再听到朱元璋这话后,立马又跪了下去。

  “请陛下明察,臣等可以保证,永安府真没有官员贪污!”

  “没错!正如李大人在太极殿上所言,永安府的官员有诸多福利,根本没有必要去贪污啊!”

  听到二人的话,朱元璋声音柔和一些,“希望你俩记住今天的话。”

  “对了,欧阳伦可有跟你们说接下来的打算?”

  闻言,李福元、吴敬之当即对视一眼,感情皇帝陛下找他们来是要打探消息的啊!

  见到李福元、吴敬之犹豫的样子,朱元璋立马意识到这两人肯定是知道些什么只不过是有些顾忌罢了,当即开口道:“你俩放心,欧阳伦是朕的女婿,朕终究是向着他的,而且朕也在永安府投资的,你们知道什么都给朕说说。”

  “朕一定重用你们!”

  听到这话,李福元、吴敬之知道,今天要是不说,估计他们俩个是离不开这太和殿的。

  李福元深呼吸一口气,“那就由臣给陛下说说吧。”

  “欧阳知府的确有跟我们两个商议过,接下来的重点一共有三个,第一自然是远洋舰队的组建,这里面耗费了大量钱财,只有下海贸易才能缓解财政压力,同时也能够推动永安府碣石县的发展。”

  朱元璋重重点头,“的确,碣石县太过偏僻,要是发展不起来,哪里的百姓可过不上好日子。”

  “百姓们收入不高,也不会有商人愿意跑去经营。”

  他记得比较清楚,当初去碣石县考察的时候,碣石县的发展和抚宁县、开平县比起来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你继续说。”

  李福元,“这第二便是继续搞‘以工代赈’的路子,提高百姓收入,让百姓的钱袋子鼓起来。”

  听到这个,朱元璋眉头皱起,并且疑惑道:“还搞‘以工代赈’?据朕所知,你们永安府几乎已经实现了县县通水泥道,就算还差一些,最多一年左右县与县之间的道路就会宣布修好,而且县城、县衙、府衙这些也都已经翻修,你们还能修什么?”

  “关键是修这些东西都是要钱的,都是真金白银花出去,你们有没有想过,到时候钱从哪里来?光靠永安府本身的税赋以及股票印花税,加起来也不过才三百多万,朕可是记得你们光是修路好像就花出去了两千多万,后续你们修得起来么?”

  朱元璋的怀疑可以说很合理的。

  听到朱元璋的反驳,李福元、吴敬之非但没有慌张,反而是笑了笑。

  “你们为何发笑,难道是朕说的不对?”

  朱元璋有些郁闷,你俩该不会是在嘲讽朕吧。

  李福元赶紧解释道:“请陛下见谅,我们是想到了,当初欧阳知府在跟我们描绘这美好愿景的时候,我们也是陛下这般疑惑。”

  “不过欧阳知府之后又耐心给们解释了。”

  “他说永安府遍地都是钱,收印花税不过只是一颗芝麻而已,路、城墙是修了,但是远远没有修完,县与县之间通水泥路外,还可以让县与乡村通,乡村与乡村通,除了修水泥路外,还可以修高速路,更宽更好的路,甚至他还想修铁轨,他还给我们打了个比方,一旦北平和碣石县通了铁路,那么从碣石县到北平就只需要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

  朱元璋瞪大眼睛,憋了半天,呵斥道:“你俩当朕是傻子不成?从北平到碣石怎么可能只需要两个时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