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奇怪,东瀛人为何身上都有猪屎味?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59章 奇怪,东瀛人为何身上都有猪屎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9章 奇怪,东瀛人为何身上都有猪屎味?

  第159章奇怪,东瀛人为何身上都有猪屎味?(求订阅!)

  “足利尊氏是你什么人?”胡惟庸开口问道。

  “正是家父。”中年男子笑着道。

  “单枪匹马就敢来大明,有些胆识。”胡惟庸眉头一皱,“不过你们东瀛人为何身上都有一股猪屎味,难不成你们都是跟猪一同吃喝的么?”

  听到这话,足利义诠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沉声道:“在来京城之前,我去了一趟永安府,本想和那个叫欧阳伦的家伙聊聊合作的事情,不过他却是将我安置在猪圈内!最后还把我赶出了永安府!”

  “傲慢无礼!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听到这话,胡惟庸倒是乐了,感情受到欧阳伦祸害的不止他一个啊!

  “那个欧阳伦性情古怪,别说是伱们了,就连我的人去永安府找他,也被折磨,这人是朱元璋的女婿,绝不可能成为我们的盟友,你们不必花心思了。”

  “现在咱们有共同的目标,朱元璋和欧阳伦,这是我们合作的基础。”

  “这点请丞相阁下放心,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干掉欧阳伦的,这样的人只配下地狱!”

  要是欧阳伦在这里,只会反问一句,地狱是你家开的么?你说下地狱就下地狱。

  太和殿。

  随着“东征”的命令下达,大明王朝化为战争机器,开始快速运转起来。

  除了北方边境的军队不受影响外,东南沿海的军队都开始调动起来。

  战船打造/军粮调配/军队集结

  “陛下,兵部这边已经拟定作战计划,此次兵分两路,一路以山东蓬莱水师为主,一路以福建水师为主,远渡重洋,直接攻击东瀛岛!”兵部尚书有些遗憾道:“可惜辽东局势不稳,要不然还可以让辽东出兵,以朝鲜半岛为跳板,进攻东瀛岛,三路大军齐下,东瀛指日可破!”

  “陛下,户部这边钱粮都已经划拨到位,粮食/军械都在加紧筹备当中,这一次绝对不会拖后腿!”袋子有钱,郭资说话的语气也硬了很多。

  “陛下,工部这边已经通知全国各地船厂加急打造战船,不过受制于造船技术,无法打造四五十仗的大船,至于陛下提到的碣石造船厂,工部这边也派人去问过了,一首055大驱要价五百万.咱们的军费只够买一艘。”工部尚书无奈道。

  额

  本来听到兵部/户部的话,朱元璋还挺高兴的,结果听到工部的汇报,朱元璋脸色立马垮塌下来,嘴角更是止不住的抽搐。

  奶奶个腿。

  一艘055大驱买五百万欧阳伦你咋不去抢呢!

  不过细细一想,欧阳伦要这个价格也很正常,逼近船那么大,而且每艘055大驱都装配了四十一门红衣大炮,按照一门红衣大炮一百万两银子的价格,光是四十一门红衣大炮就得四千一百万两银子,再加上船本身的价格,没有五千万根本拿不下来。

  这么算来欧阳伦只要五百万一艘,绝对是良心价格了,咱还得谢谢他!!

  想到这里,朱元璋心里翻了个白眼,但是五百万对他来说还是贵了啊!

  “你就没有说这船是朝廷要用,朕要用的?”

  “臣说了啊!不过碣石造船厂的人也说了,他们这个造船厂是私人的,得为股东负责,朝廷如果要的话,那得签署长期订单,他们可以将055大驱的价格下调到四百万,这是最低价了,可就算是下降到四百万价格,我们还是买不起,毕竟咱们这次的军费一共就七百万,造其他战船就已经花一半,若再买一艘055大驱,那士兵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工部尚书嘀咕道。

  “.”朱元璋原本还觉得七百万可以打个富裕仗,结果这点钱在欧阳伦那里连两艘055大驱都算不上。

  055大驱绝对是好东西,海战利器,朱元璋说不想要那是假的,可是正如工部尚书说的那样,真要是把钱都拿去买055大驱了,那就真没钱干其他事情了。

  “既然如此,这就算了。”

  朱元璋摆摆手,不过却在心里暗暗发誓,等拿下东瀛,发一笔战争财后,一定得想办法买上几艘,也组成一支舰队。

  要知道朱元璋投资欧阳伦远洋舰队不到两百万,这才过去多久,就已经获得了两百万两的分红,接下来再分红那就是纯赚的。

  既然远洋航行这么赚钱,他欧阳伦可以弄,那朕同样可以弄!

  “是,陛下!”

  工部尚书连连点头。

  这时候,李善长站出来道:“陛下,咱们这次只有两个多月的准备时间,会不会来不及?若是要准备充分的话,老臣还是建议可以延后一些时间,比如明天开春之后,这样准备充分,咱们的胜率也会高出几分!”

  提前结束病假的胡惟庸也同样开口,“陛下,臣以为李大人说得对,咱们这次东征太过突然,很多地方都没有准备好,若是能多留一些时间准备的话,才能有必胜的把握!”

  “因此臣也建议将东征时间推迟到明天开春之后!”

  闻言,朱元璋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之意,随机摇摇头,“两位爱卿所言,朕也想过,但战斗贵在兵贵神速,一旦让东瀛那边得知消息,提前做了准备,对我大明军队而言也是一种挑战。”

  “咱们准备不充分,东瀛同样准备不充分,所以时间一事就没有必要再讨论,两个月之后,福建水师和蓬莱水师务必出发!”

  “陛下圣明!”

  众人齐齐呼喊道。

  “好了,都下去准备了,这两个月大家都辛苦一些,等拿下东瀛,我大明便再无东南沿海倭患,便可以全心全意北伐,让大明彻底没有战争得威胁!”

  “臣等告退!”

  “李善长,你留一下。”

  “老臣遵旨。”李善长留在原地。

  一旁胡惟庸见朱元璋只留下了李善长,脸色猛的一变,不过很快收敛起来,老老实实离开太和殿。

  等其他人都走了。

  李善长这才开口,“不知道陛下将老臣单独留下,可有何事要安排?”

  朱元璋看向李善长,沉声道:“若是朕不留你下来,你是一直不打算说?”

  “陛下冤枉啊!老臣不敢欺瞒。”

  “不敢欺瞒那就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朱元璋和李善长认识这么久,他自然是看出来,今天李善长有很多话想说,却没有说。

  “既然陛下询问,老臣自然知无不言。”李善长顿了顿,继续道:“陛下,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据老臣所知,无论是东南沿海还是京城内,大都有东瀛或者倭的眼线暗探,我大明虽然只准备两个月就对东瀛动手,但臣觉得这依旧来不及,东瀛肯定会提前得到消息,做好防御准备。”

  “若是爆发海战,我大明两大水师未必是东瀛的对手,倘若老天不庇佑,再来海上风暴,怕是我大明两大舰队连同数十万军队将会葬身海底,之后我大明东南沿海便是如同脱了衣服的女人,任由东瀛倭寇蹂躏,沿海百姓的日子会比现在难上百倍千倍,此举势必还会影响北伐。”

  “陛下臣并非是劝您放弃东征,只是想劝您三思,东瀛知晓东征计划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我们何不缓一缓,准备更充分。”

  听完,朱元璋有些失望道:“李善长啊李善长,你说得的确不错,但这些都不是朕想要听的。”

  “东征一事.朕还是那句话,绝无展缓的可能。”

  “至于东瀛倭寇暗探眼线一事,你这倒是提醒了朕,朕即可会让锦衣卫出手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也该让东瀛知道朕锦衣卫的手段。”

  “李善长,朕再问你一句,除了刚刚说的那些外,你可还有什么话要跟朕说?”

  嗯!?

  李善长听到朱元璋最后那句话,顿时有些慌张起来,这明显是话里有话,难不成陛下知道了那件事情?不可能啊!

  或许这是陛下在诈自己。

  想到这里,李善长摇摇头,“陛下,老臣想要说的,刚刚都已经说完了,并无其他话要说。”

  “真没有?”

  “没有。”

  听着李善长坚定的回答。

  朱元璋眼神中闪过一丝欣慰之色,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朕还有件事情要交给你!”

  “请陛下吩咐。”

  “朕想让你去一趟永安府。”朱元璋开口道。

  “永安府?这个时候去永安府?!”李善长敏锐察觉到这里面或许有什么重要安排。

  朱元璋微微一笑,“你不是说仅靠福建水师和蓬莱水师很难拿下东瀛么,朕便是让你去请第三路水师。”

  李善长恍然,“陛下,您说的第三路水师难不成就是欧阳驸马手里的远洋舰队?!”

  “没错!就是远洋舰队,这支舰队可以轻松歼灭一万多人/三十多艘战船的东瀛舰队,其实力可见一般,虽然朕还买不起055大驱,但是朕的女婿也就是欧阳伦有一支现成的055大驱舰队,干嘛不用!”朱元璋面露狡猾之色,“跟你明说了吧,什么福建水师/蓬莱水师那都是朕放出去的烟雾弹而已,欧阳伦的远洋舰队才是朕的杀手锏!”

  闻言,李善长想了想,然后开口道:“老臣不得不佩服陛下的想法,不过.欧阳驸马的远洋舰队本质上来讲,是属于私人舰队,用于远洋贸易护航用的,以欧阳驸马的性格让他拿出来对东瀛拼,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李善长之前也是和欧阳伦打过交道,印象中这位驸马可没那么好忽悠。

  朱元璋点点头,“这个朕知道,要是欧阳伦很听话的话,朕也就不用把你给留下商议了。”

  “这么说吧,朕这次既想让欧阳伦的远洋舰队出手,又不想再花钱,毕竟光是武装福建水师/蓬莱水师,朕就要花进去整整七百万两,要是再花,国库又得空虚了。”

  听到朱元璋得要求,李善长差点没把下巴掉在地上。

  陛下啊陛下,你还真是抠啊!

  这是典型的又想要马儿跑,又不给马儿吃草,别说欧阳伦不干了,就算落在他李善长身上,那也得罢工。

  “陛下,这.这怕是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朱元璋不以为意/义正言辞道:“他欧阳伦是怎么发家的?还不是靠娶了朕的女儿?”

  李善长:那是人家优秀,被安庆公主看上,死活得嫁。

  “要是没有朕下旨,他欧阳伦能去开平县当县令?”

  李善长:明明是人家欧阳伦不像呆在京城,估计犯事被贬的,很大可能就是想要远离你!

  “要不是朕慧眼识珠,提拔欧阳伦当知府当布政使,他能现在的风光?”

  李善长:你连着好几次要砍了欧阳伦,你咋没说?

  眼看朱元璋还要继续吹嘘,李善长赶紧开口,“陛下英明,运筹帷幄,老臣佩服!”

  “既然如此,那你幸苦你连夜赶去永安府,让欧阳伦配合这次东征,切记你的行动一定要保密,沿途朕会安排锦衣卫保护你,京城这边你就称病在家吧。”

  “是!”李善长很想跟朱元璋再说说,但想了想也没有张口,无奈点头答应下来。

  “朕听说汤和最近和欧阳伦那小子走得比较近,你可以先去找汤和商议,朕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欧阳伦派出他的舰队!”朱元璋再次开口道。

  “老臣尽力而为。”李善长点点头。

  一路奔波。

  李善长差点一把老骨头都差点散架,这才到达了永安府。

  好在信国公汤和还在永安府,并没有离开。

  李善长也顾不得疲惫,直接找上汤和。

  “信国公。”

  “李相国!”

  汤和/李善长私交颇为不错,两者作为朱元璋身边的一文一武,又同为淮西人士,以往在朝堂上那也是相互帮衬。

  “李相国,恭喜啊!我已经听说了,陛下又召你回去当御史大夫,这足以显得陛下离不开你啊!”汤和笑着道:“不过你不在京城,为何千里迢迢跑到永安府来?”

  “莫不是也喜欢上了这永安府的生活?”

  “那你可真是好眼光,我跟你讲啊!这在永安府生活简直比在京城生活还要便利还要爽!”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