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胡惟庸垂死挣扎,朝堂要变天(求订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66章 胡惟庸垂死挣扎,朝堂要变天(求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6章 胡惟庸垂死挣扎,朝堂要变天(求订

  第166章胡惟庸垂死挣扎,朝堂要变天!(求订阅!!)

  一时间,百官们不由得相互打量起来,都想找出隐藏在他们之中的东瀛暗探。

  此刻胡惟庸内心慌得不行,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脑海里面构思着各种应对之法。

  “胡惟庸。”

  “臣……在。”

  “对于东瀛在我大明官员当中安排暗探这事,你怎么看?”朱元璋沉声问道。

  咯噔——

  被点名的胡惟庸心里慌得不行,不过在听清楚朱元璋的询问后,心里反倒是松了口气。

  看样子朱元璋并不知道他就是这个‘东瀛暗探’。

  “陛下,东瀛人阴险狡诈,他们所说的话不能相信!”

  “他们之所以这样说,就是企图让我大明君臣之间相互猜忌,要知道古往今来强大的帝国往往是从内部分裂开始衰败的。”

  胡惟庸的话很快就得到了一众大臣的拥护,毕竟能够站在这太和殿的,最差也是正五品的实权官员,根本不需要和东瀛勾结,除非这人想要造反,这显然不可能,造朱元璋的反,这简直是在找死。

  “胡相说得有理,东瀛不过区区岛国,我大明官员怎么可能自降身份,与他们为伍!”

  “此事定然是东瀛人的险恶用心,陛下万万不可轻信!”

  “愿意当东瀛人的走狗,这人脑子一定是出了问题。”

  “咱们当中,真要有这样的人,那将是我等此生最大耻辱!”

  “真要有这样的人,直接阉了当太监!”

  听到胡惟庸的回答,以及其他大臣的话语,朱元璋点点头道:“诸位爱卿说的有理,朕也不相信居然有人会想到为东瀛人做事。”

  “陛下,信国公的书信中可以关于这名暗探的信息或者描述?”李善长站出来问道。

  “没有。”朱元璋摇摇头,“按照汤和信中所言,东瀛的那些大臣只是知道在我大明高官中有他们的暗探,官位很高,此次东征的时间、路线都是被此人暴露!”

  “那这个就难办了。”李善长眉头一皱,无奈道。

  闻言,胡惟庸心中一喜,东瀛知道他身份的就只有四个人,光明天皇、足利尊氏、足利义诠以及东瀛使臣,东瀛使臣已经被朱元璋杀了,光明天皇和足利尊氏显然知道他的重要性所以并没有将他曝光,现在唯一知道他身份的就是足利义诠,这个足利义诠一直和他是单线联系的,只要足利义诠没有事,那么他就是安全的。

  等下了早朝,就赶紧通知足利义诠离开京都,这样一来,朱元璋就算是怀疑自己,没有证据的话,那也是无法对他这个大明丞相下手!

  想到这里胡惟庸多了不少底气,直接站出来说道:“陛下,臣以为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我大明都应该重视,臣建议让锦衣卫将朝中大臣一一筛查一遍,若是能找出这东瀛暗探,自然是最好,若是找不到,也正好给诸位大人证清白!”

  思路清晰、要求合理,胡惟庸的意见立刻得到了百官们的支持!

  “胡相说得太对了!说我们当中有人背叛大明,投靠东瀛,这简直是对臣等的侮辱!”

  “身正不怕影子斜,请陛下速速调查,还臣等清白!”

  看着百官们群情激愤,都嚷嚷着要调查,胡惟庸内心笑了。

  他早就料到会有今天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每次和足利义诠打交道的时候都是格外注意,可以说就算是锦衣卫调查,也绝对调查不了任何不利于他的情况来。

  只要熬过这伦调查,朱元璋就会相信这只是东瀛的离间计,就算真有什么情况,她也是完全可以安排一名“高官”让锦衣卫查出来,无论什么办法,都可以将他保全!

  朱元璋点点头,“既然诸位爱卿不想被冤枉,朕自然不会随意怀疑,毕竟汤和的密信中还提到,虽然在东瀛的大臣不清楚这个暗探是谁,但是他们却知道足利尊氏的儿子就在京都,并且负责代表东瀛和这个暗探联系,所以……朕早已安排锦衣卫去捉拿这个足利尊氏的儿子了。”

  啊

  胡惟庸当即吓了一跳。

  朱元璋,你就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么!!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走了进来。

  “启禀陛下,锦衣卫已经将东瀛安插在我大明京都的暗探头目抓获,请陛下示下!”

  “哦,说曹操,曹操就到,那便将其带上来吧,朕要亲自审问,彻底弄清楚,到底是谁吃里扒外,和东瀛暗通款曲!”

  朱元璋声音越来越阴沉。

  不少大臣都是内心一震,一方面是畏惧朱元璋的皇帝威严,一方面也是震惊这朝堂上看样子是真的出了暗探!

  没一会儿,两名锦衣卫便押解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此人蓬头垢面,穿着如乞丐,浑身恶臭,一走进太和殿,不少大臣都皱眉捂鼻,眼中充满了鄙夷。

  “启禀陛下,此人是东瀛征夷大将军足利尊氏的儿子足利义诠,我们去抓他的时候,他正躲在泔水车内,企图逃出京都,不过还是被我们发现,抓了回来。”

  锦衣卫解释道。

  原来是躲在泔水中,难怪这么臭。

  即便已经是阶下囚的足利义诠,此刻也是一脸傲慢,看到朱元璋后也是直接叫嚣道:“你就是大明的朱元璋吧,不得不说伱的锦衣卫的确有些能力,我隐藏得那么好都被你们给发现了!”

  “不过我劝你最好是放了我,要不然我父亲在消灭了你们东征大军后,会立刻对大明发起攻击,一路打到京都来,到时候什么都晚了!”

  “算算时间,你们大明派出去的蓬莱水师、福建水师两路大军此刻已经中了我东瀛舰队的埋伏,全军覆没,相信你们很快就会收到消息!”

  听到足利义诠的这番话,朱元璋笑着了,就连大殿内的文武百官也笑了,而且还都用戏谑的目光看着足利义诠。

  “你们笑什么笑?!”足利义诠暴怒,“我早就打听到你们大明要东征的情报,你们以为自己的行为悄无声息,但是不知道我东瀛早有准备,在你们东征部队必经海域上埋伏起来!”

  “哈哈!”朱元璋直接笑出了声。

  “朕也不怕告诉你,此刻东瀛已经被朕的东征部队拿下,东瀛的光明天皇、你父亲征夷大将军足利尊氏已经东瀛的大臣贵族都已经投降!”

  “你的行踪也是他们暴露的,要不然还真不好抓你!”

  朱元璋笑完,脸色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问道:“足利义诠,你要是想要活命,那就如实交代,你到底是从谁的口中得知我大明东征大军信息的?”

  “将那个人给朕指出来!”

  听完朱元璋的话,足利义诠直接懵逼了,不可思议的游戏摇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东瀛怎么会输给你们大明!”

  “朱元璋你休想套我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

  朱元璋也懒得多说,“王忠,将大明东瀛京都条约给他看看。”

  “他既然是足利尊氏的儿子,那自然认得到他爹的签字!”

  “是,陛下。”

  王忠应下后,立马拿着条约原本来到足利义诠的面前,一开始足利义诠依旧是摇头不相信,毕竟条约上内容对于东瀛来说完完全全丧权辱国,他不相信东瀛的人会这么没有骨气,但是当他看到条约最后一页上签着光明天皇以及足利尊氏的名字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眼神中透着难以置信、震惊以及恐惧的复杂神色。

  “现在可以说了吧!”朱元璋平静问道。

  就在足利义诠打算开口的时候,胡惟庸站出来呵斥道:“大胆东瀛暗探,你可要想好,若是敢胡言乱语,后果可是非常严重的。”

  足利义诠看了胡惟庸一眼,面色越发犹豫起来。

  朱元璋冷笑一声,“足利义诠,朕还有件事情要问你,当初朕去永安府微服私访,却是被数万山匪围困,那些山匪手中尽然有朕的画像,可是你所为?”

  足利义诠额头冒汗不敢言语。

  朱元璋继续道:“你们东瀛人在渤海一带活动,能够控制山匪很正常,但是朕的行踪知道人很少,若不是那个暗探给你报信,你们又如何知道朕在永安府!”

  足利义诠依旧紧咬牙关,不发一言。

  “看样子你是不想说了。”朱元璋神色一沉,“来人啊!拉下去,让他尝尝锦衣卫的酷刑,务必要让他的嘴张开!”

  “是!”

  两名锦衣卫当即上前,打算将足利义诠拖走。

  一听到“锦衣卫酷刑”,足利义诠脸色一变,他来大明这么久,不断收集大明的情报,自然知道“锦衣卫酷刑”意味着什么。

  曾经他的一个手下就是被锦衣卫抓去上了刑,虽然他后面通过各种关系,终于是将这个手下救了出来,但是当他看到手下样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这个手下被做成了人棍,五官除了嘴还在外,其他全都被摘掉,关键是这样都还没有死,痛苦不已,最后哀嚎了几天,悲惨死去。

  足利义诠自然不想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

  既然天皇陛下和父亲都已经投降了,那他在这里坚持也就没有什么用处。

  想到这里,足利义诠连忙高呼道:“皇帝陛下,我说!”

  朱元璋举手示意锦衣卫停下,然后开口问道:“那你说吧!”

  足利义诠小心翼翼问道:“皇帝陛下,我要是说了,您能饶我一命么?”

  “如今整个东瀛都是大明的殖民地,杀不杀你已经无所谓,不过朕要的是有用的狗,要是这狗一点用处都没有,那还不如杀了,节省一点粮食。”

  听到这话,足利义诠浑身一颤,脑袋缓缓转向胡惟庸,在胡惟庸惊慌失措的面容下,抬起手指了过去,“和我东瀛合作,将永安府皇帝陛下行踪、大明东征的消息等等透露给我的,就是他!”

  轰隆

  此话一出,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在现场每个大臣脑海中炸响!

  堂堂大明王朝的丞相居然是敌国暗探。

  这简直不要太离谱了。

  一众大臣纷纷向胡惟庸投去不可思议的神色,胡惟庸周围的大臣也都赶紧拉开和他的距离,生怕被波及。

  胡惟庸自然不会就这样放弃,在足利义诠看向他的时候,他就已经在脑海里想对策了。

  “陛下,臣冤枉!”

  “臣是大明的丞相,怎么可能去与东瀛勾结!请陛下明察!”

  不能认,打死都不能认,一旦认了那就全完了。

  这时,百官们也是窃窃私语起来。

  “没想到这个吃里扒外的人居然是胡相!”

  “太不可思议了,不过这也能够说得通,能够知道陛下踪迹又知道东征细节的,还真没几个。”

  “不对呀,胡相都已经贵为丞相了,为何要勾结东瀛?”

  “没错,身为丞相,要钱有钱要势力有势力,东瀛到底开出了什么条件!”

  胡惟庸这次直接来到大殿中间,匍匐跪下,再次高呼,“陛下,臣真的是冤枉的啊!这足利义诠居心不良!”

  “况且臣根本不认识他,这就是赤裸裸的栽赃陷害!”

  足利义诠连忙道:“皇帝陛下,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我每次去见胡惟庸都是走的地下通道,那条通道入口就在胡惟庸府邸隔着一条街的茶楼当中,陛下可以派人去查看!”

  “另外胡惟庸府上的老管家认识我,可以证实我有去过胡惟庸府上,还有……胡惟庸前些天还写了一封亲笔信让我转交给我父亲足利尊氏,这信现在藏在城西的福运典当行中!”

  听到这些,胡惟庸彻底慌了,但依旧高呼着冤枉。

  朱元璋面色阴沉,挥挥手,“到底是冤枉还输事实,查了就知道。”

  虽然心里已有八九成的把握,确定胡惟庸就是东瀛暗探。

  但为了达到他废掉丞相制度的目的,朱元璋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处理得光明正大、合情合理,让人找不出丁点错误,至于胡惟庸的罪责自然是还越重越好!

  “来人,把胡惟庸押入天牢,待事情调查清楚后再做处理!”

  “是。”

  “锦衣卫立即去刚刚足利义诠所说的地方调查取证!”

  “是。”

  “诸位爱卿,你们若是有胡惟庸的罪证,也可以一并说出来!”

  朝堂要变天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