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马皇后:废后诏书一到,立马吊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86章 马皇后:废后诏书一到,立马吊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6章 马皇后:废后诏书一到,立马吊

  第186章马皇后:废后诏书一到,立马吊死(求订阅!!)

  面对马皇后的询问,朱元璋倒也没有隐瞒。

  “妹子,你一直呆在后宫,对前朝政事却是如此熟悉,咱都怀疑你有一双眼睛盯着咱!”朱元璋嘀咕道。

  马皇后笑了笑,“我的眼睛可看不了那么远,只不过是有人跑到我这里告状而已,你若是做事公允,谁还会想起我这个只会在后宫里面做饭的皇后?”

  “重八,我可跟你说,千万不要想着去对付那些来我这里告状的官员,否则我可不依!”

  额

  朱元璋有些尴尬,他刚刚就是这样想的,打算等会回去后就让锦衣卫调查一番,对于那些来马皇后这里嚼舌根的官员,一律严惩!

  不料却是被马皇后看穿,这个想法只能是作罢。

  随即点点头,“妹子既然你都开口了,咱自然不会去为难他们。”

  “妹子,你跟咱说说,那些来找你告状的官员,都说朕那些坏话了?”

  马皇后白了朱元璋一眼,“人家来找我,那是相信我,我要是把他们跟我说的话又告诉你,那不是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么?”

  “不过你放心,他们并没有说你什么坏话,而且我也跟他们说了,在咱们大明皇帝陛下才是唯一说了算的人,他们跟我说的问题,我只会跟皇帝陛下说说,至于能不能解决,那得全看陛下决定!同时也让他们今后不要来了。”

  闻言,朱元璋脸色这才好了许多,笑着道:“妹子做事,咱放心!”

  “重八,小伦的安排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马皇后认真问道。

  听到马皇后的问题,朱元璋脸色也变严肃起来,“妹子,今天在太和殿,咱和标儿以及一众大臣的确讨论了关于欧阳伦这小子的安排,不过其实咱只是想先定下广东行省布政使人选的,只不过标儿、吕昶、郭资他们一直在提欧阳伦,弄得朕很难下台。”

  “哎——欧阳伦这小子在这次的‘广东疫灾’上做得的确很出彩,不仅成功解决掉疫病,还几乎让各方面的人都挑不出错误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标儿、吕昶、郭资他们居然给咱建议,让咱把欧阳伦调到京城来!”

  “你说这事咱能答应么?”

  马皇后一脸认真的听着朱元璋阐述,并没有着急开口。

  这件事情憋在朱元璋心里也挺膈应的,也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显然马皇后就是个很合适的人选。

  “作为皇帝,怎么能让臣子做了决定,咱自然不会答应。”朱元璋沉声道:“另外,欧阳伦在北直隶,特别是在永安府做的那些事情,妹子你也是亲眼见识过的,几乎是把永安府彻底改造了一遍,整个北直隶的百姓对欧阳伦那叫一个亲近、拥护,咱怀疑就算欧阳伦振臂一呼说要造反,北直隶的百姓都会跟着!”

  “北直隶的情况已经成为事实,咱暂时没好的办法解决,但是广东行省绝对不能这样了。”

  “广东行省要是成为第二个北直隶,那就是大明南北两端的毒瘤,影响力直接覆盖整个大明,到时候让朝廷、让朕如何自处?”

  马皇后依旧是倾听,不说话。

  朱元璋越说越上瘾,把心里的忌惮、委屈、担心统统说了出来。

  “妹子,你是不知道,最近我听说民间已经有百姓在议论,说什么大明两直隶十三行省,一个空印案几乎把所有地方官员都牵连上,只有北直隶一点问题都没有,这足以体现欧阳伦治理能力天下第一!”

  “欧阳伦成天下第一了,那朕岂不是成了天下第二?”

  “这些人有考虑过朕的感受么?!”

  “这种情况下,咱要是再很很提拔欧阳伦,那不是咱自己打自己脸,也是变相的承认咱不如欧阳伦!”

  “所以咱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奖赏欧阳伦,要赏的话.又该如何奖赏”

  说完,朱元璋有些心虚的看向马皇后。

  对于朱元璋的心思,马皇后早已猜测得七七八八,听完说的这些话后,更加确信了心中的想法。

  “重八,你就是信不过小伦这孩子。”马皇后语重心长道:“不过小伦这次立的功劳不小,你若是一点都不赏,未免会寒了功臣之心,另外也会让下面的臣子多想。”

  “小伦这孩子原本就是因为害怕你,所以才跑到北直隶去的,不过这些年咱大明遇到问题的时候,他却从未含糊过,虽说小伦到现在也不知道咱们的真实身份,但也是真心对我们,棣儿、柏儿在北直隶也得到了锻炼,就连性格张扬的檀儿去了一趟永安府回来也收敛很多。”

  “于公于私,你都不应该赏小伦。”

  闻言,朱元璋点点头,“妹子,咱承认你说得对,不过真要是将欧阳伦调入京城来,那咱们不就暴露了么!咱们可还和欧阳伦坐着生意呢!只要和欧阳伦继续做生意下去,这一年最少数百万甚至是千万收入,一旦让欧阳伦那小子知道了咱们的真实身份,他还会和咱们合作么?”

  把欧阳伦调入京城,以欧阳伦的级别那自然是要和朱元璋天天见面的,马家商社的事情就会曝光,损失最少千万两收入,好不容易钱袋子鼓起来,朱元璋可不像一夜返贫,这是他完全无法接受的。

  马皇后白了朱元璋一眼,“是女儿、女婿重要,还是钱重要?”

  “都重要,都重要。”朱元璋连忙道:“妹子,欧阳伦和安庆两个在永安府过得不知道有多潇洒,他们估计还不愿意来京城,但是咱不一样啊!大明现在处处要用钱,修路要钱、鼓励百姓承包田地要钱、北伐要钱、广东行省恢复也要钱,一年少一千万两.无论咱们怎么省也省不出一千万两,想其他办法赚就更难了。”

  对于朱元璋所说这些,马皇后也是表示理解的点点头。

  “不让小伦入京当差,又不让他管理广东行省,不赏又不行,你要不让他去打北元吧!”马皇后想了想道。

  “让欧阳伦去打北元?”朱元璋一愣。

  “没错,现在小伦还只是右布政使兼都指挥同知,都是副职,不管如何,这次你一定要将其扶正,正式成为北直隶左布政使兼都指挥使!徐达不是在北平镇守,刚好让小伦当他的副手,历练历练!”

  马皇后像是早就想好的一样,很顺口的就说了出来。

  朱元璋此刻也是反应过来,今天这顿饭是马皇后为了欧阳伦给他做的鸿门宴!!

  欧阳伦还真是得妹子喜爱啊!

  不过细细一想,马皇后的这个建议还真是不错,如此奖赏,一方面是避免了将欧阳伦调入京城,一方面将欧阳伦扶正,以赏赐在“广东疫灾”当中的功劳,最重要一点就是让欧阳伦去折磨北元!!

  朱元璋也不担心欧阳伦翻天,毕竟徐达可在北平呢!

  当初结义兄弟三人,朱元璋是老大、汤和老二、徐达老三,徐达虽然排行老三,但是在打仗上却是三人当中数第一的存在,属于是大明全能战神!

  而且徐达比汤和靠谱,肯定不会被欧阳伦的糖衣炮弹腐蚀,这点朱元璋相当有信心。

  “重八,行不行,你倒是说句话,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答应的话,今天这顿饭你就别吃了。”马皇后催问道。

  朱元璋点点头,“依你依你,等会朕就下旨。”

  “不行,为了避免你吃完不认账,这圣旨现在你就下!”马皇后摇摇头。

  “妹子,我来可什么都没带,怎么下嘛?要是现在回太和殿,一来一回这些菜可就都凉了。”朱元璋无奈道。

  马皇后微微一笑,“这个我早就给你想好了。”

  “王忠,陛下的印玺和空白圣旨都带过来了吧。”

  “回皇后娘娘的话,都带过来了!”王忠说完,便将印玺、空白圣旨、笔墨递上。

  “陛下,请吧!”

  见状,朱元璋愣愣道:“妹子,你这是早就计划好的啊!”

  都到这个份上了,朱元璋也没办法再推迟,提笔亲自写下圣旨,盖上印玺。

  “妹子,咱能吃饭了吧?”

  “吃吧吃吧!”

  马皇后拿起圣旨,看着上面的内容,满意点头。

  “王忠,派你手下最得力的传旨太监去给欧阳伦宣旨!”

  “是,皇后娘娘。”

  王忠接过圣旨,麻溜转身出去。

  马皇后坐下来,给朱元璋夹一个大鸡腿,“重八,这一桌子菜都是给你做的,你慢点吃。”

  “香,真香!”

  “这可是咱用一个布政使外加都指挥使官职换来的啊!!”

  或许是因为饭菜好吃,也或许是因为朱元璋发泄.硬是将一桌子菜吃得干干净净。

  嗝——

  朱元璋吃饱打了个饱嗝,躺在椅子上,一只手捂住肚子,“妹子,咱好久没吃这么饱过了。”

  “重八,我还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

  “妹子,你说,咱听着呢!”朱元璋点点头。

  “若是接下来欧阳伦能再立大功,咱们还是让他和安庆回京城来吧,我还是希望女儿、女婿都在身边,他们在北直隶太远了。”马皇后缓缓道。

  “至于你关心生意的事情,大不了到时候我去跟小伦谈,相信小伦能够理解的。”

  “用老百姓土话,女婿也是半个儿,你用女婿总比用外人好些吧!”

  “你这样像贼一样防着小伦,若是那天他真的知道了,反而会让你们翁婿之间出现隔阂。”

  “当然了,后宫不能干政,这事我没忘,如何决定还是取决你。”

  本来朱元璋还一脸严肃的听着马皇后的话,但是听到最后一句,朱元璋也没忍住翻白眼。

  “妹子,亏你还知道“后宫不能干政”,今天你设下这鸿门宴,逼咱赏赐欧阳伦,这叫不干政?”

  “我会自己女婿谋前程,有啥问题么?说破天这也是咱们家事!不信你把朝中大臣叫来问问。”马皇后一点不怂,直接回怼。

  “你说我这是鸿门宴?你吃之前怎么不说?你见过有吃得这么干净的鸿门宴么?”

  额

  朱元璋一时间被马皇后怼得是哑口无言。

  “妹子,你别着急啊!”

  “你刚刚说的事情,咱再考虑考虑”

  说完,朱元璋赶紧开溜。

  马皇后追到坤宁宫门口,对着朱元璋背影大声道:“朱重八,你给我听清楚了,要是下次我看不到女儿女婿回京城,我跟你没完!”

  “你要是想要废后,我马秀英等着,等你的废后诏书一到,立马吊死在坤宁宫的大梁上,省的你处理了!”

  朱元璋跑得更快了。

  北直隶,永安府。

  欧阳伦刚从广东行省赶回来。

  此刻正躺在摇摇椅上,喝着冰镇饮料,一手拿着鱼竿正在垂钓。

  “还是家里舒服啊!”

  “广东那个地方真不是人呆的,蚊子不仅多,还很毒!天上人间没有、鸿运赌坊也没有,可以说要啥没啥。”

  欧阳伦疯狂吐槽道。

  “广东的百姓官员居然还想让我留下来当他们的布政使?!简直可怕,我直接连夜提桶.是收拾行李跑路!”

  听着这些话,边上坐着的吴劲之、李福元、何方、赵天明等人也都是一脸尴尬。

  “以欧阳大人的能力,若是当广东行省的布政使,估计用不了几年,便能让广东行省改天换地。”李福元笑着道。

  “没错!”

  “欧阳大人当广东布政使的确是搓搓有余。”

  欧阳伦连连摇头,“别别,咱可没那么高尚,当初之所以经营开平县单纯就是为了让自己和夫人过得舒服一点,为了把开平县发展起来,我吃了多少苦!万事开头难,留在广东行省相当于从头再来一次,我特么是受虐狂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我觉得现在情况就已经很好了,北直隶的政事有老吴处理,军事方面有坐镇北平的魏国公,具体的事情有小赵,我就当个咸鱼。”

  “每天钓钓鱼,陪陪夫人,高呼岁月静好就好了!”

  欧阳伦正说着。

  一群人走了进来,领头的是一位太监,一手托着拂尘,一手举着圣旨,神色严肃。

  “圣旨到,欧阳伦、吴敬之接旨!”

  嗯!?

  欧阳伦当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