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朕要是多夸他几句,娜他岂不是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196章 朕要是多夸他几句,娜他岂不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章 朕要是多夸他几句,娜他岂不是

  第196章朕要是多夸他几句,娜他岂不是要瓜分朕的天下?(求订阅!)

  “陛下请息怒!”吕昶赶紧道。

  “息怒?你让朕如何能息怒?”朱元璋咆哮道:“朕才夸奖这欧阳伦两句,这家伙就敢集体分脏,朕要是多夸他几句,那他岂不是要瓜分朕的天下??”

  呼呼——

  朱元璋气得胸口疼。

  “陛下,还请保重龙体啊!”吕昶呼喊道。

  “吕昶你给朕闭嘴,除了让朕息怒和保重龙体外,你还能干什么?”朱元璋捂住胸口,转手指着郭资道:“你再给朕说说那些商人为何忽视朝廷下发的牌匾和嘉奖文书?”

  “陛下,臣听一个商人说,这些年像什么牌匾、嘉奖文书,他们都收到很多了,祠堂里面都挂不下了,但是纪念碑却完全不一样,整个大明就只有那一块,能将名字刻录在长城纪念碑上,未来只要碑不倒塌,后世就都会有人记住他们的功劳,所以他们看不上朝廷发的牌匾以及嘉奖文书这些。”

  郭资连忙道。

  感情是这牌匾、嘉奖文书发多了,就不值钱了呗。

  朱元璋很快反应过来,这一次他倒是没有那么气了,这些商人还真是看得清楚呢!

  理解归理解,朱元璋得脸色还是相当阴沉。

  “不对呀,朕不是听说这修缮长城的承包商名额只有十几个么?那怎么又会有那么多的商人去追逐供应商名额?没有名额的商人肯定就会选择咱们得牌匾和嘉奖文书啊!”朱元璋疑惑继续道:“朕看你们就是没有认真去做这件事情!”

  听到这话,礼部尚书宋廉赶紧道:“陛下,往年一份牌匾、嘉奖文书得向朝廷捐款十万两才可以向礼部申请,往往就算是一切符合,那也得等上一两年的时间,耗钱耗力,往往只有那些暴发户商人才会选择。”

  “而现在北直隶只需要捐款一千两银子以上,就可以在长城纪念碑上刻录名字,并且按照计划今年底就能够完成,如此一对比,商人自然知道这两种那种最好。”

  “臣听说不下千名富商人抢着给欧阳驸马送银子,这些钱加起来足足有一千多万两,北直隶这次所分的钱就是来自于此,并且被称之为项目奖金!”

  项目奖金?

  朱元璋眉头一皱,“什么项目奖金,分明是巧立名目,贪赃分账罢了!”

  “咱分钱都没有这么阔绰过!”

  “九品就奖励一百两,四品就是三千六百两,北直隶那么多官员发下去,差不多得几十万两吧!”

  “李善长,你是左都御史,负责监察百官不法之事,如今北直隶这情况,你打算如何处理?”

  面对朱元璋得询问。

  李善长年色一变,这次他终究事没有躲过啊!

  不过好在他对这事也是思索一会了。

  “陛下,老臣以为欧阳驸马此番行为并非聚众分赃,如今修缮长城乃是重大事情,不亚于千军万马大战一场,欧阳驸马作为统帅,在战斗开始之前用一些鼓励手段是再正常不过。”

  “据说,欧阳驸马收钱,是当着北直隶万千百姓面收的,现场百姓没有说一句不满的话,而分钱也是做好了登记,严格按照既定的规则来分,这些北平百姓都知道。”

  “另外.”李善长停顿一下,然后继续道:“当初陛下不也是这样给手下分钱的么.”

  额

  朱元璋脸色一僵,“欧阳伦能和朕一样?朕那个时候需要大家一起打天下,干的可都是掉脑袋的事情!”

  李善长嘀咕道:“欧阳伦现在干的也是掉脑袋的事情啊!”

  朱元璋:“.”

  “就是就是。”吕昶连连点头,“老臣还听陛下说过,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朱元璋:“.”

  混账!

  你们几个今天是怎么回事?

  朕说一句,你们都得怼回来吧!

  朱元璋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性,并没有将这些话说出来,只是一双虎目死死盯着李善长、吕昶几人,恨不得吃了他们。

  面对如此愤怒的朱元璋,要说不怕那是假话,但是他们作为朝臣对于欧阳伦给手下发项目奖金一事,那是举双手赞成啊!

  一句话,大明官员苦朱元璋久矣!

  官员和百姓不同,作为大明王朝的既得利益集团,即便是被压榨再狠,他们也不会像百姓一样造反,自从朱元璋当上皇帝之后,对于百官的压制、剥削那是一年比一年厉害。

  在京城的官员还好,除了俸禄外,皇后娘娘、太子殿下时不时都会赏赐一些,在加上京城的官员品级大都比较高,俸禄也高一些,所以还能将就过活,可地方官员就惨了,不贪不腐,真就只能过粗茶淡饭的日子,时间一长谁顶得住,当然有一个人是例外,那就是朱元璋,作为皇帝,他每天都是粗茶淡饭,两菜一汤就足以,十多年了一直是这样。

  也正因为如此,朱元璋觉得天下官员也得跟他一样。

  所以当听到“项目奖金”这事后,官员们这个给出了一致好评!

  若这事得到广泛认可后,官员们就多了一种福利,也多了点盼头。

  所以即便是看在“项目奖金”的份上,李善长、吕昶等人也愿意怼朱元璋一下,当然这度还是得把握好,适得其反就不好了。

  “咳咳,陛下,臣这几日一直在研究欧阳驸马制定的新城计划,又有不少新的发现。”郭资赶紧转移话题。

  朱元璋没好气道:“这计划我们不是讨论过多次了么?还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郭资笑着道:“陛下,咱们之前讨论最多的是欧阳驸马新城计划的第一阶段,但是这个计划一共分为三个阶段,臣现在觉得这后面两个阶段才是神来之笔!”

  “若真能成功,那么咱们大明长城将会成为北边游牧骑兵永远无法跨过的屏障,无论是小股的游骑兵,还是大股的骑兵军团都做不到!”

  郭资的声音响亮,底气十足,而他说的话更是让朱元璋以及其他官员们震撼。

  “郭尚书,老夫知晓你和欧阳驸马关系亲近,但当着陛下的面如此吹嘘怕是不好吧!”李善长如今作为淮西一党的领袖人物,自然对以郭资、吴敬之为首的新势力天然的警惕,刚刚配合是为了共同目标,现在反驳一是观念不和,二是党争。

  “朕觉得李善长说得对,长城自古以来就是为了抵御北边游牧骑兵,但由于边境线过长,抵挡铁骑大军根本做不到,只能抵挡零星游骑兵部队,即便是这样,也能让大明长城内的百姓能过上安稳日子。”

  “但你却说,欧阳伦计划中的长城修好了,连骑兵大军都能够抵挡,郭资你这完全是为欧阳伦吹嘘!”

  朱元璋正愁没地方发泄心中的怒气,郭资直接递上来,那他可就不会客气了。

  这要是放在其他时候,被朱元璋、李善长连番怒怼,郭资还真就顶不住了,但是这一次郭资明显是有准备而来,只见起颇为淡定道:“陛下.臣和欧阳驸马关系的确不错,但是您和李大人说臣是为欧阳伦吹嘘,这罪臣可不认!”

  “因为臣所言绝非是吹嘘,而是事实!”

  “臣仔细研究过北直隶‘新城计划’,里面说得很清楚,这一次长城修缮,不经仅仅是要修缮,而且还要扩建,加厚叫高!在新城计划誊抄本中,里面说了长城将会起到高速路以及铁路的功能!”

  “长城城高墙厚,坚固异常,就如同北平城一样坚如磐石,而且两地之间一直相通不断,通行时间大大缩短,即便是有大股敌军进攻,我们也能保证最快的支援,因此完全能够做到将大股骑兵拦在城墙之外!”

  “臣所言不是虚言!”

  郭资说话,神情坚毅,底气十足。

  朱元璋、李善长几人陷入短暂的沉默。

  “高速路朕倒是知道,以欧阳伦的建造能力,的确可以做到长城上跑马、行车都没有问题,不过铁路又是何物?”朱元璋沉声问道。

  “陛下,这铁路按照‘新城计划’细则中所描述,铁路就是在正常的道路上铺设两根平行的铁轨的长车,速度比最快的马车还要快,据说最快能达到半个时辰跑一百公里!一千公里也不过才五个小时!”

  “更重要的是这铁路上跑的车还不会累,可以一直跑动!”

  郭资兴奋解释道。

  嘶——

  听完,朱元璋、李善长、吕昶等人都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朱元璋率先开口道:“相比于你说的铁路,朕更相信修好后的长城能够彻底抵挡北部游骑。”

  “郭大人,你说的太过玄幻了,一千公里只需要五个时辰,这绝不可能!”李善长果断摇头。

  “郭大人,欧阳大人时常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还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想象,你千万不当真啊!”就连吴敬之这次也是无法相信。

  “额我虽然也不是太相信,但是这是在新城计划里面仔仔细细写着呢!你们要不要再看看?”郭资无奈道。

  “陛下,不管你们信不信,臣都建议朝廷要全力支持,绝对不能再一毛不拔了,要不然到时候百姓一定会骂朝廷的!”

  听完郭资的话,朱元璋嘴角抽抽好几下,虽然心中隐隐感觉郭资所描述的‘长城’‘铁路’真的会很有用,但是朱元璋心里却是狠郁闷,皱着眉头,咬着后槽牙,双拳紧握!

  此刻朱元璋的情绪很复杂。

  他希望郭资说的都是真的,这样一来长城将会成为大明天堑,彻底拦住北方游牧民族骑兵的入侵,同时也掐断了北元想要重新攻入中原的想法。

  这将是不世之功!

  哪怕是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也做不到!

  但也因为是这样,朱元璋酸了、羡慕了,若是让这不世之功被欧阳伦带着一群追名逐利的商人给干成了,那到时候他作为皇帝得有多丢脸啊!

  情商高的人,或许会说陛下圣明,这一切都是在他朱元璋英明指导下,干成了国王皇帝都没有干成的事情,当为千古一帝!

  至于情商低的人,肯定就会疯狂吐槽,你朱元璋当皇帝不帮忙也就算了,反而是收回修缮城墙的拨款,各种施压北直隶,最后长城修好了,你又跑出来摘取胜利果实、荣誉了,你要不要脸?

  现在就连李善长、吕昶等官员都是站在了欧阳伦那边,这让朱元璋越发郁闷了。

  仔细一想,真要是一毛不拔,到时候天下百姓肯定会骂他朱元璋,这个时候拨款给欧阳伦的‘新城计划’,可以堵住悠悠众人之口。

  “朕想了想,郭爱卿所言的确有些道理,如今欧阳伦的新城计划反响很好,朕作为皇帝,也该有所表示。”

  “郭资,你是户部尚书,你来说说这次朝廷应该拨款多少钱合适?”

  郭资脸色一喜,立马开口道:“陛下,往常修缮长城,朝廷这边顶多拨款两百万两,鉴于欧阳驸马这次的新城计划宏大,两百万两的确有些拿不出手了,臣觉得四.五百万两比较合适!”

  五百万?!

  这要是搁以前,这可就是大明一年一半的税赋收入,谁敢开这个口,估计得被朱元璋让人拖出去扒皮塞草,拿一半的钱去修长城,大明朝的日子还过不过了。

  但现在不同了,这两年大明在永安府这个经济心脏的带动下,税收增长比较快,另外又有东赢岛这个血包在,大明一年的收入已经翻了三倍,如今国库里面最少有两千万两银子躺着,不断有银子进来。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大明是最阔绰的存在!

  说是暴发户都不为过。

  也正是因为这样,郭资作为户部尚书,敢喊出拨款五百万!!

  “五百万?臣觉得有些少了!”礼部尚书宋濂站出来道:“据老夫所知,这次长城承包商当中就有人投资了五百万,朝廷若是也拿五百万,岂不是让人觉得我朝廷如今的实力还不如一个商人??”

  “如此让朝廷的颜面何在?让陛下的颜面何在?”

  “既然这长城是为了大明而修,多花点钱也没什么,何不再最加五百万,直接拨款一千万!!”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