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马大叔 汤二叔 徐三叔一块了!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230章 马大叔 汤二叔 徐三叔一块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0章 马大叔 汤二叔 徐三叔一块了!

  第230章马大叔汤二叔徐三叔一块了!(求订阅!!)

  “咳咳!”

  听到欧阳伦这话,朱元璋差点没被呛死。

  随即狠狠瞪了欧阳伦一眼,“感情你小子是盼着我死啊!我没死成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欧阳伦摇摇头,“怎么可能!”

  “还不是上次‘菜籽油’的事情,我那皇帝岳父心狠手辣,别说你落在他手上小命不保,就连我落在他手上也很难活下来!”

  “但终归幸运的是,咱们都活下来了!”

  朱元璋自然明白欧阳伦的意思,站在商人“马大叔”的视野上看,的确是因为‘菜籽油’被坑得很惨,手里最赚钱的‘马记油铺’被“万恶”的皇帝也就是他自己给收走,钱没赚到不说,命差点搭进去,又因为朱元璋自己无法担任‘大明油司’的总掌柜,所以又相当于官职没捞着。

  当然了,“马大叔”只是朱元璋的一个应付欧阳伦的马甲,根本无法彻底代入“马大叔”的真情实感,但是一想到欧阳伦最近在北直隶做的事情,朱元璋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伱还有脸说,要不是有我在京城内周旋,你也别想逃掉!”朱元璋说完又补充道:“毕竟这‘菜籽油’生意是咱们一起做的!”

  “是是。”欧阳伦连连点头,将抱朱元璋改为了单手搂住朱元璋,“马大叔,当时听说你被我那皇帝岳父抓起来了,我真是以为你死定了。”

  “你不是手眼通天、关系硬么?怎么没硬过我那皇帝岳父,这一次纯属是你做得太招摇,一口气在大明十三行省、南北直隶展开,这不被人盯上才怪,就算我那皇帝岳父不出手,朝堂上那些大官不出手?”

  朱元璋瞪大眼睛,闷声问道:“你这还怪起我来了?!”

  “咳咳,马大叔你别急嘛。”欧阳伦拍了拍朱元璋的肩膀,“这次事情也的确是超出了我的预料之外,不过好在结局是好的,菜籽油交给大明朝廷统一售卖,皇帝、百官、百姓还有我分割利益,也算是多方收益。”

  “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朱元璋冷笑着问道。

  “马大叔,虽然没有给你分股份,但我不是让皇帝岳父任命你为从二品的总掌柜,掌管‘大明油司’,这可是国企一把手啊!说白了就是皇商,你们马家之前也没有达到这一步吧。”欧阳伦语重心长道:“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这皇商、国企的名头可不是钱能比拟的,懂?”

  朱元璋白了欧阳伦一眼,他要是真当了‘大明油司’总掌柜,那不就是暴露了么。

  “我拒绝了。”朱元璋淡淡道。

  “拒绝了?!为啥啊!”欧阳伦很是不解,“我可是好不容谋划半天,才想出这个补偿你办法,而且皇帝岳父多半会同意,毕竟你们马家负责大明油司的管理是最合适的,结果你却拒绝了,你这让我很是痛心疾首啊!”

  “没原因,就是不想干。”看着欧阳伦着急的样子,朱元璋心里反而是痛快一些,叫你气咱,咱也得气你一气。

  “额”欧阳伦颇为无语,“不是,马大叔.就算你不想做官,但你也可以让马大兄弟做啊!他在经商上比你有天赋,而且他性格温和、厚道,简直就是天生当皇商的料。”

  “当老子的不做,当儿子的自然也做不得。”朱元璋小嘴一撅,傲娇道。

  “你可真是个封建大家长!”欧阳伦无语道。

  随即又摆摆手,“罢了罢了,其实不当大明的官特别是我那皇帝岳父的官也是个明智的选择,马大叔你不当就不当吧,大不了我后面再想些其他项目跟你合作,也算是弥补你一番。”

  “想想也是,你之前就对我那皇帝岳父有些不瞒,如今皇帝岳父相当于是强取豪夺了你马家家业,你不给他打工也在情理之中,不过能够拒绝我皇帝岳父,马大叔.有骨气!佩服!”

  说完,欧阳伦对着朱元璋伸出大拇子。

  就在朱元璋嘴角抽抽的时候,欧阳伦又凑近小声道:“马大叔,你这次该不会是想要让我帮你对付我皇帝岳父吧?”

  “我可跟你说,虽然我也挺看不惯他的,但他毕竟是我岳父,是我夫人的父亲,这点我是不可能帮你的。”

  “不过我给你的建议是,既然你也不愿意给我皇帝岳父打工,现在造反难度也大,还不如出海打天下,占个大一点的海岛当大王,慢慢发展,终有一天可以杀回大陆来。”

  “选择我皇帝岳父当对手,那就相当于是挑战地狱模式,大明皇帝今后有很多啊!以你现在的年龄,再熬个十多二十年,等到大明第二任皇帝即位,那机会就大了!直接开启简单模式。”

  “真的,一定要听我劝!菜籽油事件,要不是我足够机灵,咱们都得完蛋。”

  “这样的情况可不能再来第二次了。”

  看着欧阳伦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朱元璋恨不得抽这家伙一巴掌,虽然最终忍住没有出手,但脸早已经黑完。

  混蛋王八蛋,照你这样说,就算不想造反的人都要被说造反了!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造反的心思,也没有理由造反,此事不许再说。”

  朱元璋沉声道。

  闻言,欧阳伦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明白明白,我都明白,这里人多眼杂,不是讨论这个的合适地方,这是我的问题!”

  “马大叔你放心,我欧阳伦干什么事都不会出卖朋友的!”

  这家伙是彻底没救了,咱当初咋就选了你当状元,咱女儿咋就选了你当驸马啊!!

  反正和欧阳伦解释不清楚,朱元璋也懒得再说话。

  “马大叔,你这次来北直隶又有什么想法么?”

  欧阳伦好奇问道。

  朱元璋白了欧阳伦一眼,没好气道:“你就打算这样让我们站在外面跟你说话?”

  接着朱元璋又嗅了嗅鼻子,“什么味,这么香?”

  “咳咳,看把我激动的,都忘记请马大叔、马婶婶你们进去了。”欧阳伦让出半个身位,一只手做出请的姿势,“里面正在烤全羊,和炖羊杂汤,你们来得正好!”

  烤全羊!

  羊杂汤!

  难怪这么香,感情有好吃的啊!

  “你小子该不会是故意不想让我和婶婶吃的吧?”

  “哪能啊!真是看到你太激动忘了,走走!”欧阳伦搂住朱元璋往里面去,“正巧给你介绍两个老朋友!”

  老朋友?该不会是

  就在朱元璋思索的时候,屋内传来声音。

  “欧阳贤侄,你怎么回事啊?这烤全羊都快好了,你还在外面,你要是再不进来我和老三可都吃完了啊!”

  声音落下,汤和跟徐达走了出来。

  嗯嗯!!

  朱元璋看到汤和、徐达二人,脸色变得有些奇怪、一丝怒意。

  而汤和、徐达二人看到朱元璋,神色一惊,还闪过一丝慌乱。

  “哈哈,二叔、三叔,你们看看谁来了?”欧阳伦依旧将手搭在朱元璋肩膀上,将朱元璋搂住,“我马大叔可是京城的豪商,二叔、三叔你们肯定都认识吧?”

  “认识认识!”

  汤和、徐达连连点头。

  “马大叔,这位是汤和汤二叔,他可是大明信国公,你们肯定认识,当初要不是你推荐汤二叔来我这,我和二叔也不可能走这么近!”欧阳伦只顾自的介绍起来,“这位是徐达徐三叔,他是大明魏国公,他你可能不是太熟悉,常年在北直隶这边带兵,你常年在京城,不过大家今天聚在一起,那就是缘分!”

  “给我欧阳伦一个面子,大家今天坐在一个桌子上享受一顿羊肉大餐!”

  “马大叔你没问题吧!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你最喜欢的毛台酒哦!”

  “我没问题,你得问问魏国公、信国公两位国公“大人”有没有问题。”朱元璋笑着道。

  “我们也没问题。”汤和、徐达再次点头。

  “马大哥、大嫂你们先请!”

  汤和、徐达果断让开,让朱元璋、马皇后先进去。

  欧阳伦手是搭在朱元璋肩膀上的,自然也是跟着走了进去,汤和、徐达无奈对视一眼,也赶紧跟上。

  进入屋内,欧阳伦直接坐在了主位,本来贴心的将汤和安排在自己左手边,毕竟汤和是国公嘛,可是汤和很谦让的让“马大叔”做了,他和徐达则是坐在了欧阳伦的右手边。

  “汤二哥,你什么时候这么谦让了?”欧阳伦有些意外。

  “贤侄啊!你叫我汤二叔,叫徐达徐三叔,叫马老板马大叔,咱们三人当中马大哥年纪最长,你今天做东,他自然应该做你的左手边,若是按照官职级别大小,你也不能坐正位不是。”汤和灵机一动,开口解释道。

  闻言,欧阳伦点点头,伸出大拇子,给汤和比了个赞,“不愧是二叔,在人情世故方面,你是这个!”

  大家一次落座。

  已经烤的全羊、炖好的羊杂汤也准备好。

  整个房间里面,那真是香飘四溢。

  朱元璋咽了咽口水,眼睛死死盯着烤全羊和羊杂汤,虽说朱元璋作为皇帝,但是每天的饮食却是相当简单,一荤两素就完了。

  或许是很久没吃过大餐了,关键是烤全羊、羊杂汤真是太香了。

  “马大叔从京城一路赶来北直隶,这一路肯定没怎么好好吃饭,咱们边吃边喝边聊!”

  “二叔、三叔,你俩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得拘谨起来了,马大叔又不是外人。”

  “来来,我提议咱们喝上一杯!”

  喝上几杯之后,氛围逐渐热烈起来。

  欧阳伦再次搂住朱元璋的肩膀,“马大叔,你现在可以跟我说说,你和婶婶这次来找我干嘛来了吧?”

  “你要是想要插手长城工地赚点钱的话,我只能说声抱歉,你也知道咱们这新城计划,是由朝廷、我那皇帝岳父、文物百官以及十多家商人联合透支,还有一些商人也捐了不少钱。”

  “这都做了好几个月,方方面面都已经被分干净,我也不好把别人的份额抢过来给你,当然了还有一些边边角角的生意,赚得就是一些辛苦钱,你一个大老板用不着抢他们的饭吃对吧。”

  “不过你放心,菜籽油事件上我也有些责任,我一定想个好的项目给你!”

  说完,欧阳伦眨巴眼睛看着朱元璋。

  朱元璋听完欧阳伦的话,本来吃点美食心情稍稍好些,结果又不好了。

  “我说欧阳伦,你说话就说话,干嘛非得把手搭在我肩膀上?”

  “咳咳,抱歉抱歉,习惯了。”

  欧阳伦将手收回来,坐回位置上。

  见欧阳伦老实一些,朱元璋脸色这才缓和一点。

  “实话告诉你吧,我这次是来救你的。”

  “救我?”闻言,欧阳伦楞住了,好奇问道:“马大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欧阳伦活得好好的,干嘛需要人救?再说了我也没干啥伤天害理的事情,也不可能被天谴,真要是着天谴,你也救不了我啊!”

  马皇后见状,连忙出言安抚道:“欧阳,事情是这样的,我和你马大叔就是在京城内听到了一些对你不利的消息,担心你会出什么危险,所以才赶来北直隶的,就是想给你出谋划策。”

  “不利的消息?婶婶这京城里面到底在传什么消息啊!?”欧阳伦连忙问道。

  “这事你不会不知道?”朱元璋没好气道。

  欧阳伦摇摇头,“马大叔,你和婶婶说的这事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在北直隶呆得好好的,干嘛还要去关心千里之外京城的事情,我是闲得发慌么?”

  “对了,你们都还没有跟我说,这到底是什么不利消息呢!”

  “难不成又和我那便宜皇帝岳父有关系?这家伙也真是的,当了皇帝猜忌是越来越多,总怀疑我有什么坏心思,真是服了。”欧阳伦疯狂吐槽道。

  听着欧阳伦的吐槽言论。

  马皇后、汤和、徐达三人都是一脸震惊和担忧。

  朱元璋则是气得握紧拳头。

  马皇后见状,连忙开口道:“欧阳伦,这事的确和当今皇帝有关。”

  “之前不是有个朝廷钦差来你北直隶么?”

  “知道啊!婶婶你说的是姓周的那个家伙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