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错的只是人心而已_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笔趣阁 > 大明:如此贪的驸马,朕杀不得? > 第32章 错的只是人心而已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章 错的只是人心而已

  第32章错的只是人心而已

  迁都!

  没错,就是迁都!

  若是经济钱粮、良将强兵只能二选一的话,朱元璋会毫不犹豫选后者,可迁都这件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朱标并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对“大明未来必定有一场浩劫”格外敏感!

  若不是朱元璋就在这里,他真想冲上去询问欧阳伦,这场浩劫是什么!

  眼看欧阳伦、朱棣讨论越来越超纲,朱标转头看向朱元璋,“父亲,我还是过去提醒一下他们吧。”

  朱元璋却是摇摇头,“让他们说,咱们听着。”

  朱棣听到欧阳伦的解释,有些明白,但还是倔强道:“伦哥,当今圣上安排九子戍边,掌控北部边疆防御,军队同样掌控!”

  听到这话,欧阳伦笑了笑,没有说话。

  “伦哥,你为何发笑,难道是我说得不对么?”朱棣很是困惑问道。

  “马四你说得很对,没有错。”欧阳伦但最后又补了一句,“错的只是人心而已。”

  额

  朱棣听完总觉得欧阳伦这话里有话。

  “伦哥,我比较愚钝,还请你指点。”朱棣恭敬道。

  欧阳伦有些无语,“我说伱一个商贩之子对这些国家大事感兴趣干嘛?没听说这么一句话么?过度关心国家大事容易造成贫困!”

  “能不能让我安心钓会儿鱼?”

  “伦哥,你要是跟我指点一下,我保证不打搅你了。”

  “真的?”

  “真的!”朱棣拍着胸脯道。

  “行,那我就给再讲讲。”欧阳伦继续问道:“你家有兄弟几个?”

  “十多个吧,今年又生了个弟弟。”朱棣如实道。

  “霍!我看马大叔老实巴交的,没想到这么能生,厉害!”欧阳伦衷心点赞,“那你觉得马大如何?”

  “大哥?”朱棣一愣,不知道欧阳伦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还是如实道:“大哥温和谦逊、能力突出,是个好大哥!”

  “那若是马大叔今后安排马大接管商队,而你们其余兄弟都去偏远的商队分号当掌事,你可愿意?”欧阳伦问道。

  “伦哥瞧你这话说的,大哥本来就是要继承商队,而去打理各地分号也是我们这些做兄弟的责任!”朱棣笑着道:“我肯定能把分号打理好,少让父亲、大哥操心!”

  听到这话,朱元璋、朱标都露出了欣慰笑容。

  欧阳伦也点点头,“如果.我是说如果.马大突然有一天走了,而且走得比马大叔、比你还早,你又当如何?”

  朱棣先是一愣随即摇头,“这不可能,我大哥身体好着呢!”

  “我是说如果嘛。”欧阳伦道:“真要是发生了,你当如何?”

  “没了大哥,还有二哥”朱棣道。

  “那要是你二哥、三哥都没有了呢?”

  “我”

  “但马大叔要将商队交给你大哥的儿子呢?”

  “我当然一样支持!”

  “可若是你大哥的儿子昏聩无能,而且还猜忌你们这些叔叔,要将你们赶出商队呢?”

  “这”朱棣眼神发狠,“那我就去家里,拿藤条抽那小子的屁股!”

  欧阳伦笑了笑,“所以现在你明白九王戍边和朝廷核心的区别了么?”

  朱棣刹那间呆若木鸡在原地,“伦哥,你的意思是九王戍边根本镇压不要龙脉气运?”

  欧阳伦点头接着又摇头,“能肯定是能的,不过只能镇一时,甚至还会有反噬,最好便是朝廷核心亲自镇压!”

  朱棣想想也是,四姐夫说的很多都是如果、假设,哪有那么多巧合嘛!

  但依旧是收获很多。

  朱元璋、朱标两人听到这一番言论,那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父亲,四妹夫说的只是众多可能中的一种而已,发生的可能性太过渺茫,甚至根本不可能发生,您还是让儿子去打断他们的谈话吧。”朱标都有些感到害怕。

  朱元璋沉思片刻,沉声道:“不,咱还想再听听。”

  额

  不过朱元璋还想再听,欧阳伦却是不想再讲了。

  “跟你说这么多,嘴都说干了,马大不是端茶去了?怎么还没有回来?你赶紧去看看。”欧阳伦催促道。

  “哦哦,我这就去看看!”朱棣刚一转身,就看到了朱元璋、朱标站在远处。

  “父亲、大哥!”

  “马大叔?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欧阳伦转头看去,也发现了朱元璋、朱标二人,感觉两人站在哪里应该一段时间了,狐疑问道。

  被发现,朱元璋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欧阳县令好啊!”

  “我还行。”欧阳伦点点头,吐槽道:“你们马家人真是奇怪,来县衙不是一起来,而是一个接一个的来,马四跑来跟我聊国家大势,马大跑来跟我采购更多的辣椒,不知道马大叔你来干嘛呢?”

  “还有婶婶呢?她没跟你一起来?”

  “我咳咳我这不是不放心两个儿子嘛,所以也赶紧过来看看!”朱元璋有些心虚,说话也没那么有底气,“至于你婶婶,家里还需要她打理,所以这次就没有跟着过来,不过她说了,下一次有机会一定会来。”

  “行吧,正好你们三个都在这里,说罢,这一次要多少斤?”欧阳伦现在只想着把这三位打发走,安心钓会鱼,都空军一整天了。

  “五百斤!”朱标。

  “五千斤!”朱元璋。

  欧阳伦当即翻了个白眼,“马大叔,不是我说你,五千斤,我看你不是来进货的,而是来许愿的!”

  “实话告诉你们吧,我手里一共就只有不到五千斤,在保证自己吃的情况下,才会拿出去卖,五千斤根本不可能!”

  “马大的提议稍稍合理一点,每次卖你们五百斤,等下一年看收成再说。”

  “你们要是觉得合适,咱们就签订一个契约,要是不行,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下次有机会再合作。”

  “五百斤合适!”朱元璋点点头,他刚刚之所以喊五千斤,完全是想要知道欧阳伦手里到底有多少货,压根也想要那么多。

  欧阳伦这下也反应过来,“马大叔,你可真鸡贼!”

  呵呵,我说只有五千斤,难道就只有五千斤么?

  就在这个时候,管家老水进来禀报,“老爷,县丞前来汇报秋税征收情况。”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g456.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g456.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